您的位置:首页 >情色武侠

古墓欲女

.
欧阳锋带侄子欧阳克、洪七公带徒弟郭靖同时抵达桃花岛提亲,黄药师性格古怪,他很欣赏欧阳克,却不喜欢
郭靖。


他一点不给洪七公面子,以郭靖杀铜尸为由决定将蓉儿嫁给欧阳克。


黄蓉极力反对,黄药师不予理睬。


欧阳克趁机打量俏黄蓉,只见佳人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如秋水迷蒙,似望
不见底的深潭。


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着樱唇,散发出芬芳馥郁的幽香,轻纱的丝罗衣裙掩不住佳人婀娜美妙的曲线,玲
珑有致胴体若隐若现,裙下玉峰高耸,裂衣欲出;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


欧阳克看得目迷五色,不由得色心一荡。


他的双眼目不转楮地盯着佳人,美人玉体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的酥胸前两
处丰挺娇翘的乳峰将轻纱衣裙前襟鼓鼓的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随罗衣紧贴着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线
下来,上面连接着浑圆柔美的肩部,粉嫩娇躯在轻纱掩映间,惹人遐思。


紧缩的小腹与腰部纤细美妙的曲线浑然一体,海风吹过,轻纱拂动之间,佳人丰盈高翘的臀部和柔美修长的玉
腿时隐时现,看得欧阳克情动如潮,欲焰滋生。


「蓉妹妹,婚姻大事,应由父母做主。」


「欧阳克,你别想打我主意。」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欧阳克心想郭靖蒙如此绝色佳人玉眼垂青,真是三生有幸啊!我欧阳克若能进
一步一亲芳泽,更不枉来人世一遭啊!


恰巧古墓派第二代掌门周舒波也到桃花岛。


周舒波是古墓派林朝英徒儿,长得美艳绝伦。


因师傅林朝英被黄药师奸污后与黄药师姘居,因此周舒波也常来桃花岛,她比黄蓉大两岁,是武林公认第二大
美女,美丽指数在穆年慈、程瑶迦、华筝之上。


黄蓉在用计让欧阳克奸污华筝让她名誉扫地后,郭靖母亲李萍也不反对黄蓉和郭靖来往,但周舒波也很喜欢郭
靖,对郭靖展开热烈攻势,郭靖是个老实人,对周舒波也很是关心,令俏黄蓉很是愤怒,俏黄蓉曾打算让父亲黄药
师强暴周舒波,黄药师虽然是个好色之突,但觉得既是林朝英又奸周舒波是乱伦行为,俏黄蓉也没办法,今天周舒
波来到桃花岛也是为了看望郭靖。


黄药师见周舒波来到,正好给洪七公一个面子,「七兄,尽管小女我答应许配欧阳公子,我可替周姑娘做主嫁
给郭靖。」


周舒波也不反对,「黄岛主是长辈,黄岛主做主小女子也没意见。」


傍晚俏黄蓉将欧阳克约到海边,「欧阳克,你真的喜欢我?」


欧阳克打量着黄蓉,见心中的女神高佻的身裁、有种慑人感觉的眼睛、丰盈而惹人瑕想的嫣红樱唇,散发着少
女的魅力;黄蓉拥有顶级外在美加上博学、聪明、言谈举止也都显得高贵成熟。


见黄蓉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
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


黄蓉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
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玉峰,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黄姑娘,在下的确喜欢你,我绝对不会对你始乱终弃。」


「欧阳克,你对所有漂亮女孩都这么说的吧,那天你对华筝肯定也如此吧。」


欧阳克在一旁却在一旁变换着角度欣赏着俏黄蓉那动人的身体曲线。


贴身而合体的衣麇将女神青春的胴体那玲珑浮凸、结实优美的起伏线条完全地显现出来,娇声说话时将她柔美
娇媚的一面暴露得更加彻底,让一旁的欧阳克产生出扑上去将她温软绵绵的娇躯压在身下的极度渴望。


「蓉妹妹,象郭靖这样无情趣之人,操都操不出你的高潮,甚至连花蜜都没有,如和我这样风流倜傥的公子做,
保证把你送入仙境,我的甜言蜜语就能把你的小内裤弄湿。」


「欧阳克,你说出如此淫荡言辞还说你爱我。」


俏黄蓉假装生气地转过身去。


欧阳克知道说错话了,怔怔地看着黄蓉的背影,俏黄蓉更显得亭亭玉立,风姿绰约,两条性感十足的美腿,浑
身上下青春逼人。


突然俏黄蓉转过身来,扑哧一笑,「欧阳公子,既然我爹爹将我许配给你,那我一定会嫁给你的。」她一袭光
亮漆黑的长发如飞瀑一般披在肩上,细腻柔滑的嫩白俏脸,两弯如烟细眉轻柔的伸展,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如一汪碧
水柔情四射,小巧的鼻子如白玉翡翠雕饰,好的不能再好的按在娇面上,犹如凝脂一般,小小的嘴轻微的翘着,两
片湿润润的艳红薄唇散发出诱人的魅力,欧阳克真忍不住想大亲一口,去咬一下,柔滑的玉肩,丰满的胸脯,纤纤
的腰肢,柔和的曲线凝聚在一对洁白如玉,纤巧秀美的于足上。


「真的,蓉妹妹。」欧阳克欣喜若狂,顺手去搂俏黄蓉的凤腰,俏黄蓉轻盈地躲避了他的搂抱「父母之命,媒
妁之言,我怎么会抵赖」俏黄蓉对欧阳克轻轻一笑「不过就这样嫁给你我又很没面子。」只见她凤眼柳眉,瑶鼻檀
口,华贵秀美中隐隐透着一股妩媚,倾城之姿中约约含着一丝妖娆。


俏黄蓉体态丰盈,风姿绰约,楚楚动人。


「为什么,蓉妹妹,是我欧阳克配不上你。」欧阳克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俏黄蓉眉挑双目,
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
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世上都知道我和靖哥哥好,现在我嫁给你,让周舒波给给靖哥哥,那我不是输给那小贱人了。」「蓉妹妹,
论美丽,论智慧你都是天下第一。」「欧阳公子,你将周舒波奸污了,我就嫁给你。」「蓉妹妹,这不行,黄岛主
会生气,而且也对不起你。」「欧阳公子,我现在真想脱光衣裤,和你一起在桃花岛裸泳。」


俏黄蓉的确是惊艳绝世的清丽美女,白晰的肌肤、美艳成熟的气息,慧黠的双眼闪动明亮与聪颍,还有姣好的
面容与身材。


欧阳克欣喜若框,「蓉妹妹,只要你愿意,我们现在就游,我爱你。」


「欧阳公子,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我叫你办这么件事,你还推辞」蓉妹妹,自从有了你后,天下女子我都不
动心,即使周舒波脱光衣服我也硬不起来「欧阳公子,我倒可帮你硬起来。」说着打狗棒已扫在欧阳克胯下,欧阳
克的男根被重重一击,欧阳克立即倒地。但他没有责怪俏黄蓉的狠心,她的视线从黄蓉羞红了的仙姿玉颊开始巡视,
再肆无忌惮地落到了俏黄蓉玲珑有致、圣洁无比的高耸酥胸上,随着黄蓉娇羞无限的喘息,酥胸上下起伏,极为养
眼。


偏偏黄蓉今天穿的又是一件轻滑绵薄的真丝雪纺制的罗衣,低开的衣领让欧阳克从后面俯视,已经隐约可见内
里湖水绿色的束胸及雪白丰满的玉峰乳沟。


而俏黄蓉那柔软的娇躯传来阵阵的幽香和美妙的触感,加上俏黄蓉无意识扭动的娇躯丰臀不时地刺激着欧阳克
男性的欲望。


欧阳克更加看得十分真切,俏黄蓉的确是个无以伦比的绝色佳人,冰肌玉骨,俏脸上的肌肤晶莹剔透,既有艳
丽娇羞的粉红,又有圣洁高华的纯真,还有掩饰不住的出尘娇媚,万种风情居然在伊人身上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天界黄蓉下凡,九天玄女临尘,实在是男人眼中至宝之恩物。


「欧阳克,你看够了吗?要不要我黄蓉脱光了裸体跪在你面前你才答应帮我办事。」


黄蓉看上去似乎有点生气,弯弯的秀眉,琼鼻红唇。


在红烛的照映下紫玉更显艳丽,纯真中不失妩媚,娇艳中不失成熟,桃花粉面在生气时更加的红晕,只见她柳
眉弯弯,樱唇桃腮,身材曲线玲珑。


「蓉妹妹,我答应你夜晚周舒波已进入梦乡,突然有人推开她房门,她以为是郭靖,心里暗喜。欧阳克猛扑上
去抱住她的纤腰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啊……救命……「周舒波吓的尖声大叫奋力扭拒向床里爬去,她意识到来着不是郭靖,欧阳克两手从后面把
她锁在炕上,她疯狂地挣扎着但也无法逃脱。


欧阳克用手抚摩着她的两半雪白丰臀,软绵绵的好滑好刺激。


」救命呀……救命……「周舒波疯了一样喊叫着。欧阳克扳过她的肩头,伸手隔着衣服抚在她的挺拔娇嫩的双
乳温柔的捏了起来,一边双手轻轻揉搓她的胸脯,一边用手指轻轻捏弄两个粉红娇嫩的乳头。


」啊……不、不要……「周舒波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使劲摇晃着裸露的圆润双肩,羞辱的泪水终于夺眶
而出,她挣扎着臀部左右扭动,这让欧阳克感到更加过瘾。


他猛的将周舒波压置身下,手忙脚乱地脱着她衣服。


尽管周舒波尽力反抗,但欧阳克还是退去她身上所有遮饰,衣裙乱飞,散的满地都是。


在连声惊叫中,周舒波被剥的一丝不挂,少女那粉雕玉琢般晶莹雪滑的美丽胴体已完全赤裸在欧阳克眼前。


欧阳克看呆了,周舒波双目紧闭,眼泪潸潸身躯轻轻的颤抖着。


欧阳克分开霍新彤的双腿,紧盯着少女迷人的私处,以他的阅人经验一眼看出周舒波还是未惊人事的处女,不
禁热血沸腾,俯首吻上销魂之地。


」欧阳克,你已得天下第一美女为妻,为何还要强暴我。「危急时刻周舒波反而清醒欧阳克没有回答,闻着周
舒波诱人的处子体香,舌头在玉沟内反复舔弄,最后停留在肉缝上好一阵吸吮。


少女的纯洁之地变的泥泞不堪,周舒波大口喘息着下体不住抖动,穴中越来越湿滑并散发出雌性特有的发情气
味。


欧阳克再也按耐不住,迅速脱光全身衣物,挺着颤巍巍的男人骄傲抵在从未开启过的蓬门之上。


周舒波身子一震,睁眼望向楚雄,眼中充满绝望和恐惧。


欧阳克赤裸着身躯紧紧地压上周舒波一丝不挂的娇滑玉体,在香唇、桃腮上一阵狂吻,然后含住娇挺雪白的乳
房狂吮浪吸,一只手握住另一柔软坚挺的怒耸玉乳揉搓,另一只手就伸进周舒波的下身淫邪挑逗,周舒波强忍羞辱
之心一动不动任他为所欲为。


欧阳克在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挑逗,插进下身的淫手温柔火热地轻抚、揉捏武林才女娇软稚嫩的
阴唇,最后将嘴压上周舒波圣洁的私处用力吸舔,双手不停地在乳峰上抚弄。


尽管一忍再忍,但周舒波亦感觉到自己两粒嫣红圆润的乳头渐渐变硬、挺立,下身分泌的黏液已经渐渐成流,
在欧阳克的吸吮下发出」啾、啾「的淫靡之声,这让她感到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欧阳克起身扶助男根抵在穴缝一阵研磨,听到周舒波强自忍耐的急促呼吸,得意的就着淫液一挺刺进穴中。


周舒波双腿一伸紧咬下唇眉头深锁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欧阳克吸气再次用力一挺,由于阴道太紧,抵到周舒波处女膜时已费了好大气力,两人都满头汗水喘息着。


欧阳克鼓足气力畅快的哼着下身再向前一送,巨硕的分身突破最后一道屏障尽根而入。


周舒波浑身巨颤发出一声尖鸣,额头和脖颈的血管清晰可见,面色苍白痛苦的扭动头部,双手紧紧抓在床上。


周舒波双腿一阵颤动,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全身绷紧,腔道里的肌肉剧烈收缩,将男人的阴茎
夹的紧紧的。


欧阳克抬起她的双腿开始奋力的冲刺,周舒波在他身下哀声呻吟着,两条玉腿不知是该夹紧还是放松,无助的
颤动着,胸前那浑圆可爱的乳房随着欧阳克的猛烈动作而前后颠动着。


欧阳克俯下身子,两肘支撑着体重,抓着她的双乳,小腹快速的运动着,每一次都让自己的阴茎整根插入,追
求着最大的快乐。


周舒波的腔道里充满了销魂的弹力,那种紧紧包容的感觉与阴茎摩擦的快感让欧阳克的欲望燃烧的更加强烈了,
他大起大落的运动着,两人小腹撞击的声音频密热烈,每一次动作都伴随着周舒波痛楚的呻吟和欧阳克的喘息。


欧阳克开始在周舒波体内抽插着,与她冰冷的身体不同,腔道里一片火热,有一种紧紧的束缚和弹性,将阴茎
和龟头夹烫的舒爽之极。


看着周舒波麻木的表情,欧阳克心中升起征服的欲望,他加快了动作,同时用手狠狠的揉捏那对柔软的美乳。


随着男人冲刺的加剧,周舒波脸颊再次泛起了红晕,肌肤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仿佛吸收了男人体内的热量,
她的身躯渐渐开始热了起来。


欧阳克心中得意,继续加快了动作,身下女体内越来越润滑,越来越火热,摩擦产生的快感如潮水般涌遍他的
全身,让他每次都更加用力将阴茎更深的插入美人的躯体。


他整个上身压在周舒波的胸脯上,将她骄傲的双乳压的扭曲变形。


双手抬起她的丰臀,用全身的力量一次比一次更深的插入。


周舒波媚眼迷离脸色红润,微微张开小口喘息着,两手不知不觉抱住男人背部,臀胯轻轻摇动,任男人在她美
丽的身体里予取予求。


很快周舒波白嫩的肌肤被汗水湿透,她皱着眉头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在欧阳克狂暴的冲击下从口中发出急促
的喘息,她的手紧紧抓住床边缘青筋突起似要抓出血来。


过了很久,她终于渐渐的可以承受欧阳克的凶猛进攻了,腔道里的爱液渐渐增多,让欧阳克的阴茎能更加方便
的出入她不久前还是纯洁无暇的身体,她的面容不再那么痛苦,夹杂着些新鲜的无助的表情,让欧阳克的阴茎不禁
在她的腔道里胀得更大更坚硬了,而快感也越发的强烈。


汗水从两人的身体上不断流下,他们的肌肤黏黏的贴在一起,是真正的亲密无间了,周舒波的腿无力的挂在楚
雄腰间,随着他的每一次深入而全身抖动,腔道内的肉壁也有规律的收缩着,象是要将体内的阴茎全部吸进去一占
有征服的快感和肉体的极度愉悦混合在一起麻痹着欧阳克的神经,他象是坠入了快乐的天堂。


刺激过于强烈,周舒波的腔道每一次收缩都给欧阳克带来极大的快感。


没多久,他感到周舒波的指甲深深陷入自己背部,疼痛带给他更高的兴奋。


」啊……!「随着周舒波一声长吟,她的手将欧阳克紧紧的抱住,阴道肌肉一阵强烈的收缩,将男人阴茎紧紧
夹住。


这种感觉立即将欧阳克送上了快感的高潮,终于,他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无法忍耐也不愿
忍耐,他加快动作拼命的耸动着,如火的欲望在小腹间酝酿集结,随着一阵电击般的刺激,他的阴茎深深插入周舒
波体内,阳精一股股射进闻名武林的古墓派玉女新鲜美丽的躯体,周舒波的身体也随着他的射精而一阵阵的颤动,
嘴里发出弱不可闻的呻吟……这时黄蓉带者黄药师 欧阳法和洪七公来到现场」爹爹,你怎么能将如此淫棍招为女
婿。「俏黄蓉愤怒地指着欧阳克,欧阳克才意识到上了黄蓉一石二鸟之计。俏黄蓉将衣服递给周舒波」周姐姐,先
将衣服穿好黄药师也是色狼,因此倒不责怪欧阳克,「锋兄,令侄的行为的确过分,我想后天让郭靖和令侄比试三
题,胜者为我女婿欧阳锋和洪七公都没有反对,俩人离开周舒波房间,黄蓉急忙问体型。黄药师告知是比招式 背
书和内功,黄蓉知道他偏向欧阳克,但也不敢和父亲争辩,她指着赤裸的周舒波」爹爹,周姑娘在你岛上被人强奸,
你快安慰她吧。「说着俏黄蓉高兴地回自己的闺房。黄药师家周舒波双腿大张,腿间片片落红和斑斑淫精秽液掺杂
在一起一片狼籍,私处更是红肿不堪还有阳精不断流出,床上红白之物濡湿一片污秽不堪入目。


黄药师俯首贴近从上到下仔细观赏少女每一寸肌肤,由鲜艳的红唇、颈项、雪白的胸部逐寸下滑,间或舔舐几
下逐渐加强最后执意停留在少女的阴核处。


周舒波口中虽未发出声音,但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


黄药师舌尖压迫她的阴核不停扭动舔弄,周舒波忍不住象抽筋一样,圆润的臀部产生痉挛,双腿用力向内夹紧
使劲向自己的阴部收拢。


黄药师的嘴压在她的阴道上吸吮,时时发出啾啾的淫荡声音。


不一会,就连周舒波自己都感觉到体内一阵滚烫,一股液体正顺着自己大腿流下。


黄药师从阴蒂上滑下舌尖塞进二片粉红色的阴唇中间裂缝处,往阴道里面探索并集中火力冲向深谷中。



」啊……「周舒波带着哭音,一阵痉挛和颤抖,身躯不停的扭动着,刺激得黄药师下身涨的实在难受,不由起
身脱光衣物,肥胖的身躯跪在少女两腿之间,扶着粗大的阳具抵在阴唇中间轻顶。


因为先前的挑情爱抚,少女秘处非常润滑轻易将龟头顶了进去。


周舒波的阴道口非常紧小,才顶入一个龟头就被阴唇紧紧圈住。


黄药师并不急于奸淫,到口羔羊插翅难飞。


他稳住下身转而攻击其他部位,贪婪的在少女脸上、双峰间来回舔舐吸吮,最后紧紧抱着周舒波亲吻她发烫的
樱唇,将舌尖顶入口中不停搅动。


周舒波闭目不看那张油腻的胖脸,也回应着用舌头相互逗弄,身躯扭动偶尔还试着抬起玉臀做出迎宾的架势。


黄药师感觉到她的反应异常兴奋,下身继续向里挺进,感觉实在狭紧稍微停顿,望着少女微红的娇颜爱怜的用
手指抚摸她细长弯月似的眉毛、因情欲分泌在鼻间的汗迹。


」周姑娘!我就要进入了……「」黄岛主,不要,师傅不会原谅我的「周舒波扭动着头,鼻息间发出迷人的声
音。


黄药师激动的狂吻她的红唇、吸吮她的唾液,双手不断揉捏那对娇嫩的乳房。


周舒波亦吐出香舌热烈回应,胸部高高挺起,乳尖与男人胸膛碰撞摩擦,臀部左右晃动,口中发出醉人的呢喃
之音。


望着眼前娇羞还略带痛苦之态的美女,火热龟头在狭小通道徐徐前进,感觉两侧湿润内壁紧紧束缚的滋味,黄
药师舒爽的魂飞天外。


随着肉棒的不断深入,周舒波眉头微皱嘴中象塞入东西般吐气发出哦、噢的诱人声调。


黄药师终于将整根阳具全部插入。


他,望着她迷人的媚态不再忍耐开始加快加重的冲击。


少女的阴户在反复的肏弄下变的又热又湿。


她开始配合着动作摇摇臀部,动作虽然生涩但感觉出她是非常享受尽情投入。


黄药师更加卖力,除了加快速度,每次龟头顶到尽处总会臀部摇动让龟头在花心旋磨。


」噢!……啊……「在周舒波忘情呼喊下,黄药师用力将长矛刺入,龟头穿过子宫颈进入花房,窄小温热的子
宫颈牢牢束住的滋味要比来回摩擦还要过瘾。


阳具被又紧又热的花心吸紧,黄药师舒爽高呼:」美人!……哦……太爽了!「」轻点…黄岛主…太深了……
难受……「周舒波低声呻吟着,美臀却跟着摇晃起来。


黄药师双手伸到她胸前抓揉着乳房,得心应手地玩弄那对肉球,又白又嫩的美乳被揉搓的千变万化,下身大力
抽送,一连猛力抽插了百余下,干得周舒波淫水流淌,双手用力搂住,屁股疯狂地筛动,阴户开开阖阖汤汤水水汩
汩涌出,腿股间一片狼籍。


黄药师把她抱起,周舒波只好用两只手勾住他的颈部,两只腿越夹越紧。


黄药师两手搂住周舒波的腰,让她的上半身后仰重心落在屁股上使肉棒和阴道更密切结合。


」啵…啵…啵…「周舒波的臀肉和黄药师的耻间肉贴着肉相互撞击,混合着淫水不断发出声音,肉棒一次又一
次地深深插入周舒波的秘穴,周舒波忍受不住强烈的刺激,用力后仰高声淫叫起来。


」啊……呀……「周舒波胸口快速起伏,乳房抛上抛下,乌黑的秀发被头摇来转去披散开来,双腿不觉环绕男
人的臀部,下身不断迎合着冲击。


黄药师感到更加亢奋越发大力冲刺,肥胖的身躯压在少女身上挥汗如雨。


」哦……哦……「身下的周舒波一面高喊一面双腿用力缠住黄药师,全身开始发抖、打颤,阴道内也开始轻微
收缩。


不一会,她的阴道开始强烈收缩。


黄药师用全部力量将大肉棒狠狠肏入子宫,红烫的龟头刮蚀着少女的穴心,两人一起进入疯狂状态,身子都在
颤抖全身冒汗。


周舒波」啊……「的大叫一声全身绷紧,阴户一阵阵收缩,子宫颈痉挛般紧束老贼的龟头。


黄药师被这一夹一紧再加上阴精浇灌,再也把持不住,将滚烫的阳精喷发在少女体内。


激情过后,黄药师抱着绝色美人喘息着,刚刚射精的阳物还未完全软化,仍然塞在周舒波体内。


炙热的汗珠大颗大颗滴落在少女白嫩的胸前,黄药师伸手将自己的汗水抹遍少女丰盈的乳房,在她身上留下属
于自己的气味。


爱怜的抚摸她的面颊、散乱的秀发,轻轻抚摩少女全身光滑的肌肤,从耳朵、脖子、胸脯一直到弹性十足的丰
臀和大腿。


如饥似渴的吞噬着红唇,辗转来到可爱的乳房开始吸吮仍然紧绷的乳头。


周舒波闪着娇媚的眼睛看着黄药师,侧身一翻将他压在身下,坐伏在黄药师身上,雪白的臀部轻轻摇动,那浸
泡在穴内的阳物受到刺激渐渐再次挺起。


黄药师看着满脸汗湿的花容,舒爽的用手在周舒波雪臀上轻拍一下黄药师按耐不住,再次在周舒波身上尽情驰
骋,周舒波皱着眉头娇躯不住颤抖,喘息着默默承受男人一次次的猛烈冲撞。


黄药师畅快淋漓的用力抽插,双手抓住乳峰恣意把玩,听到周舒波痛苦的呻吟,心理上的享受远胜肉体上的占
有。


周舒波渐渐适应了男人的粗壮,下身越来越润滑,黄药师更加畅通无阻,不由发狠猛干,棍棍到底,干的兴起,
抱起周舒波圆臀猛烈摇动,周舒波终于禁受不住异样刺激,不禁仰面高声尖叫,双手紧紧抓住楚雄臂膀,身躯不停
扭动,浑身犹如水浇。


黄药师把她的双腿压在胸前挤至乳房,身体弓成V 型俯身压上,把周舒波的腿和身体一起抱住,阴茎重重插进
突出的阴门,快速激烈的冲击着。


周舒波抱住黄药师的脖颈,身体死命扭动,口中高声淫叫:」啊……别停……好……呀……不行了……继续…
…噢……「黄药师从上往下好象打桩一样,重重的把粗涨的男根一次次杵进撑开的阴户,阴囊也一下下拍打在周舒
波翘起的股沟,发出」啪啪「的声音。


一时间房中抽插水渍之声、肉体撞击之声、男女喘息呻吟之声交织一起构成香艳淫靡之音。


终于周舒波大腿又开始无节奏的颤抖,内侧肌肉不受控制的一阵阵抽搐,双手用力头向后仰,口中发出哭泣般
的悲鸣,阴道内的肉壁不规则的蠕动,紧裹着体内火热的男根。


黄药师也感到阳具再次颤动临界顶点,猛的用力深深刺入闷哼一声,任由抖动的肉棒将一股股的阳精再次灌注
周舒波体内。


古墓派玉女一边胡乱叫着,一边把丰满的臀部一次次用力向上挺起,迎接男人的滋润。


闭着眼睛头部左右晃动,秀发随之四散开来,脸上满是梦呓般似痛苦似满足的神情。


过了好一会,才渐渐舒展眉头,红唇微张鼻翼翕动轻轻地喘息,慢慢平静下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