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淫色校园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11-13小阉鸡



字数:11323
代贴:小鸡汤


「咦,情信吗?看来有人红鸾星动了呢。」

〈到我收下那娇嫩女孩的信,小茜脸色不是很好。我下意识地把信藏在背后,但回心一想什么都被看到了,这不更显心虚,於是装模作样说:「没事,是哥哥的粉丝,托我把信交给哥哥。」

这本来是一个很令人信服的解释,可小茜扬起眉毛的继续质问:「是吗?但她明明是找高中的马明啊?」

喔,连这个也听见,即是「我们是普通同学」那句也没走漏吧?虽然以男友弟弟的身份我不知道害怕什么,但总还是有点心怯,强装镇定说:「没啦,这时代还有情信么?肯定是什么作弄人的,也许是挑战书甚至炸弹。」

「哦~」小茜把鼻头仰得很高,一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模样。这其实不关你的事吧,小弟收信,其实不关嫂子的事吧?

只是从第一天认识,我就被这位姑娘吃得很死,是真的很死。我像认错般把信拿出,粉红色的信封,有种不祥预感。瞧女孩望望,这应该是私人物件吧?但那女王下令「立即拆开!」的气势仍是让我不敢违背。

叹口气把信封后打开,里面是一张接叠工整的信纸,翻开一看,字体秀丽,令人感觉下笔者是位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但问题是,全部都是洋文。

高一学生,我自问不是努力读书的一群,数学还可以靠天才,英文这种不多读便没进步的科目还是很弱,看那懂一个不懂两个的文章,勉勉强强猜测当中意思。

「Iamaboy,youareagirl…」少时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难得收到天使来信却不明内容,那种挫败感令人气馁,我看了两段,放弃的把信递给小茜:「看不懂,你来。」

对我来说,这封信绝对不会是什么情话,在学校里我从来不是起眼的一个,是如何不会有美女给你写情书,到此仍认为是什么作弄而己。小茜哼一声把信接过,读了一遍,原本已经不好的脸色逐渐变得又红又绿,愤慨地把信递回给我。
「是什么意思?是欠交学费,还是什么课外活动的劝诱?」我紧张地问,小茜没有答话,转头拂袖而去,我莫名奇妙,从地上抱起一堆物资追上去:「怎么了?小茜。」

女孩猛地回头,表情凶狠:「以后叫我朱同学.」

「什么?」

「我说以后叫我朱同学!」

「知、知道?」

会生气这个样子,难不成真是情信?马明,你居然也有春天到来的一天吗?
等等,这是没可能的事,像刚才那种天使般的女孩收情信也够忙了,怎会有空写情信,还是给我这种男生?

一定有阴谋!说不定是什么人派来,对了!哥哥!为了想疏远我和小茜,於是派个女生来离间我俩.去沙滩那天我和小茜消失了大半天,哥哥一定以为我们去偷情,给他绿帽子戴。

想到这里,事情几乎可以肯定了,天降艳福从来不会是什么好事,背后必然有什么原因。

回到家里,哥哥在打游戏,自从和小茜交往之后他真的变乖了,没有再四处泡女之余每天也准时回家,爱情居然可以改变一个色狼。过往每天必发三枪的大炮现在也好像停火了,想来每次和小茜约会,哥哥都一定捉着她猛干吧?

「这是什么回事?」我对无端惹小茜生气了十分不满,拿出罪証质问哥哥,他好奇的放下游戏手制接过来看:「这是什么?都是英文的?」

弟弟英文差,哥哥一样不会好,难得沟通不了,他也带过鬼妹回家睡,一个晚上就只fuck来fuck去。

「是情信,一定是你的诡计吧?」我指责道,哥哥听到这基本已经不会在现今世代出现的名词更显好奇:「情信?今时今日还会有人写的吗?而且关我什么事了?什么诡计?」

「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还故意在小茜面前给我,一定是你!」

「很漂亮的女孩子?有漂亮的女孩子我不如跟她打炮,干么做这种无聊事?
而且又有什么好处了?「哥哥想了一想,反问道:」喂,你不是想说我是为了打击你和小茜的感情吧?老弟你什么时候这样看得起自己?我会怕你赢得了我而用这种下三流手段?「

「我?」哥哥说得不错,他自信心爆炸,是不会用这种方法攻击对手。那如果不是他会是谁,总不会那样的美女真的给我写情信吧?

「看你这样子,到底那女的有多漂亮了?失魂落魄的。」哥哥笑着说:「不过不愧为我牛华的弟弟,有我三份一英俊,还是那么受女生欢迎。」

我知道跟哥哥无关,也懒得跟他胡扯,跑进房间逐只字输入电脑,再按翻译工具。

「一直留意着你?很欣赏你…」天,真的是情信,她不会认错人吧?难道是个漂亮的瞎子?

也、也太神了吧!

第一次收到情信,更是超美女的情信,虽然还有很多疑点,但我的心情还是非常兴奋.妈妈叫我不要欺负女孩子,那对方主动求爱便不是欺负了啊?
也许这是一个可怕的陷阱,但得到天使垂青,那种感动仍是不可言喻。神,感谢您,我明白只是一个梦,是足以睡着也偷笑的美梦。

我一向对女生不是很感冒,但并不代表我不喜欢女人,而且更是这样漂亮的女孩。单纯以样貌计算,如果小茜是六十,那杨羚就是一百二十了!

不、不能太兴奋,一定有问题,世上不会有免费的午餐,更不会有天降的美女,这不是给宅男意淫的日本动画,不会无端有女生向你投怀送抱,我要小心,要谨慎,要步步留神。

然而话虽如此,这个晚上我还是心甜得像吃了软糖,一整晚抱着软枕去亲:「小羚啊,这么快要上床?好像太快了吧,但如果你一定要便?」

次晨回到学校,小茜看到我还是不啾不啋。班上的猪朋狗友们像发现新大陆般向我汇报:「阿明不得了,初中部三A班来了个超级美女呀!」

原来果然是新添加的转校生,难怪之前都没见过.我想跟我的朋友说我不但第一时间知道,更第一时间收到了情信,但为了不破坏大家友谊,也就无奈地把这很想宣扬的好事收起来。

「那个真是很美啊,简直是天仙了。」

「我看一眼都起帐篷了。」

「不知道名字是什么呢?」

「你猜有没男朋友?」

「这还用问啊?你妈要不要拉屎?」

「阿明你不去看吗?」整个班上的男生都跑出去看美女,我嗤之以鼻:「美女又怎样?我们读书人,而且还是初中生吧,会有多夸张?」

「你没看过不知道,真是很夸张的。」

我心里偷笑,我当然知道,不但看过,跟她说过话,还收了情信。

是收了情信耶!

班上的女同学看到男生们全部脸露色相十分不满,终於知道了吗?知道你们平日总围着哥哥转时其他人的心情了吗?

「这就是男生了啊。」

「真的很讨厌耶!」

那些三十、四十、五十在咬牙切齿,算了吧,你们是永远不会体会当女神的感觉.⊥像褐蓝子鱼是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为何和锦鲤相差那么远,野猫也不会明白为什么波斯猫吃鱼牠们吃老鼠。

只是因为知道小茜仍在生气,我也强行按捺,以免惹得老同学不高兴.大家都知道女人是一种群体动物,条件差不多的爱聚在一起,宁可丑的一起丑,绝对不会想几个人中有一个鹤立鸡群,更不会想凡人当中站着一位女神。

这天是在喧哗中渡过,大家都像从没见过女人的饿鬼,一同供奉天上派下来的天使。而一整天没跟我说话的小茜,在放学后亦因为校庆的事而主动过来。
「很高兴吧?收到美女的情信,这么有面子的事怎么不告诉大家?」小茜像在揶揄我道。

我耸耸肩:「谁也知道不会有这种好事,说不定有什么问题,我不是那种值得写情信的男生。」

「呵,学会自己知道自己事了啊?」小茜心情好了一点,露出点点笑容,我知道这是让她顺气的机会,继续说好话:「就是,马明一无事处,貌丑如猪,不学无术,撩事生非,根本没理由给女生看上。」

「嘻嘻,看来你也变聪明了呢。」小茜完全被我逗笑了,心情转好的道:「好吧,昨天其实是我不对,我们是同学,你有你结交朋友的自由,而且有女生欣赏你,我应该替你高兴,所以?」

∩是在得体说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彷彿看电影般一阵金光出现,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孩子步进教室。

美…实在太美了…

我把原本望着小茜的目光完全移到女孩身上,漂亮得令人目眩神驰,简直连呼吸也觉困难.

「马同学,你好。」

「天?是杨同学你好。」我喉音抖震的答道。杨羚悠悠一笑,向旁边的小茜问好:「这位是朱同学吗?你好。」

「你、你好?」小茜有点不自然的回答。

「我?有点事想跟马同学说,不知道方不方便?」杨羚落落大方的问道,小茜见她居然要自己回避,望一望我,哼一声的抱起书包离开座位。

「小、小茜?」好不容易逗回来的女孩又生气了,我来不及叫住,那份芳香扑鼻的女儿体香飘至。杨羚坐了下来,声线温婉的问道:「马同学,昨天那封信,你看了没有?」

「看、看了,不过其实不是太明白,我英文不好,只猜到一点点?」我推着道,杨羚抱歉说:「对不起,我来这边不久,不会写中文,我爸爸是中国人,妈妈是苏格兰人,一直在苏格兰定居,上个月才过来这边。」

「原来是混血儿吗?难怪有点像外国人,连头发也有点带红.」我恍然大悟的点头.杨羚笑了一笑,柔声问:「马同学,你介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十二)


「马同学,你介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我没喝水也几乎呛死,望着这位天使般好看的女孩,完全搞不通她的用意。
呆了好一阵,才吞吞吐吐的问:「杨同学,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杨羚反倒问我:「为什么马同学会这样说?」

「这、这个当然了啊!首先,哪有女生第一天上学便向男生主动说这种话?
第二,今天的万人空巷,你身为主角会不知道吗?就是连老师也偷望你,要挑也不会挑我吧?「我猛然醒觉道:」我明白了!一定是电视台的捉弄节目,派个女明星来偷拍学生给恶整的片段,镜头在哪里?导演在哪里?「

我四处找寻,女孩失望道:「原来马同学觉得我在戏弄你,看来我的样子不够诚恳,不能给人信心。」

「这不是信心的问题,是常识的问题.⊥是最丑的女生也不会在第一天向男同学示好,更何况是你这种最美的女生?」我理所当然的大叫。

「我明白了,我反省我的态度是过於轻率,你可以听我说明一下我现在的境况吗?」杨羚平心静气道,我点点头,美女说话男生哪个不爱听?只是看着这一张红唇张合,已经是一种视觉享受了。

「谢谢你,我这次回来不是跟家人一起,父母因为工作关系要留在苏格兰,我现在寄居在伯父的家里.」杨羚解释道:「我是家中独女,爸妈很疼我,要分隔两地他们很不舍。而我亦很爱他们,不希望令他们担心。但当回来之后,我发觉这里的男生比较…积极,经常以死蛇烂鳝的方式认识女生。」

我奇怪问道:「是死缠烂打吧?」

杨羚脸上一红:「对不起,我在家里习惯了说英语,中文不大好,用英语可以吗?」

我慌忙摇手:「不要!你说得很好,我完全明白!」

「那好吧,如果说错了,请你纠正我。」杨羚继续道:「因为这样,虽然伯父一家对我很好,但要一个人面对新环境,其实我是没什么信心,亦不知道怎样推却那些狂风落叶.」

「是狂蜂浪蝶。」

「唷,对不起。所以我想,如果我有一位固定的男朋友,说不定可以令那些对我打坏主意的男生不敢胡来。」杨羚低下头来,我同意点头:「像你这种尊贵女神,的确需要保镖.」

「但…我不知道怎样去找这一个人,我怕我找到的,也是以身体为目的的坏人。」

我更同意点头:「这个机会率是相当之高!」

说到这里,杨羚满脸通红,顿一顿道:「马同学你不要取笑我,我…是一个处女…」

「处…处女…」我感觉鼻血快要涌上喉头.

「我今年才十五岁,年纪那么小,不想这么快和男孩子做那种事,我希望可以把第一次留给日后的丈夫。」

「这个想法很正确!」我再点头同意。

「但是,因为我在外国生长,大家总认为那边的思想比较开放,女孩子是很容易随便跟男生…上床…所以我要挑一个真正可信的男生。」说到上床两字,杨羚连耳根也红透,双手放在脸庞,样子可爱无比。

「我大慨明白了,但即使这样,为什么要挑我,我跟你是不认识的吧?」我好奇道,杨羚摇头说:「不,我对你是有认识的。我的堂姐是本校就读六年的杨怡,她是这里的校花。」

「杨怡?不是曾跟哥哥上床的那个淫…」我口快快说了出来,杨羚听了,粉脸更红:「对,我的堂姐在品德上是有点…不庄重,她说曾跟你的哥哥…上过…
是做过那种不道德的事。「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了?」

杨羚说得十分难为情,一字一字的勉强吐出来:「她说那天你也在家,她也有…邀请…你一起…做那羞…羞耻的事…但给你拒绝了…」

我忆起当日情况,那小骚娃说没试过一次吃两根,叫我一起玩,嚐嚐3P的滋味,我当然没有理她,独个回房睡。

「堂姐说你十分难得,哥哥那么不检点,你仍能赤身露体,没有同心合力,是一个罕见的好男生。」

「是洁身自爱,同流合污。」

杨羚诚挚道:「而从堂姐同学口中,我亦知道你和朱同学交往了一段不短时间,但一直以暴易暴,没有对她作出过份要求。所以我觉得只有像你这种真君子才能以高尚的品格对待我,不会存有越轨想法。」

「是以礼相待。」听到这里,我大慨了解情况:「我明白了,你意思是想找一个挂名男友,去替你挡住那些苍蝇?」

杨羚连忙说:「不!我是想找一个真正的男朋友,我也是处於思春期的女生,会对异性有兴趣,会对恋爱有憧憬。加上父母不在身边,我知道今后将会很寂寞,希望可以有一个对我好的男朋友,是一个不以肉体关系为目的的男生。」然后又脸红低头道:「如果到一天我确定那位男生是可以付託终生,我是会对他…
献出所有…「

「献出所有…」我的鼻血已经在流。

杨羚少许激动说:「但在这之前,我希望他能以君子之礼对待我,我们还小,思想未成熟,很多事情不了解。我不希望随便把女生最重要的事物交出去,我希望忠於日后的丈夫,一生只给一个男人。」

我对今时今日还有这种贞洁女生十分佩服,是那么的理智,是那么的清醒。
相较起来,才一个月便给哥哥吃掉的小茜…我在想什么,那是他们的私事,我凭什么说三道四?

「所以即使我知道突然向马同学你提出这种不知所谓是很唐突,也很冒昧,但我对自己没信心,因为我知道这个年纪的意志是很薄弱,加上没有父母管束,我害怕因为寂寞而不自觉地交上了坏男人。亦害怕受到诱惑忍俊不禁,做出后悔一世的事。」

「是不情之请和情不自禁。」

杨羚央求道:「你愿意吗?你愿意帮助我吗?我们可以先作试验性交,如果你认为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我们是可以随时分开.」

我吞一口唾液:「试验性交?」

杨羚知道自己又说错了,羞得脸红耳赤的更正:「是试验性的?交往。」
以杨羚的条件,我想世界上没几个男生会说不是他们喜欢的类型,这根本是求之不得的天使之邀了吧?

听了杨羚的解释,我的顾忌是减去不少。毕竟我只是拿救济金的穷学生,无权亦无势,钱更是比她家里少,没什么值得她谋夺.而根据她的话,她根本只是想找个较为亲密的男性朋友罢了,没有肉体关系,男女间的交往是简单得多。
而另一方面,如果有像杨羚这样一个可爱的女生陪伴,我想我对小茜的思念也可以消减.有了女朋友,更可以省却哥哥对我俩的怀疑,是一石三鸟啦。
「那…如果只是朋友的话…」我想不出拒绝理由,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女孩高兴得伸手搭着我的手背:「真的吗?谢谢你,我们可以先交往一段时间,才决定是否继续.我先来后到,太打扰堂姐她们也不好意思,多想有一个男生带我四处去玩。」

「是初来甫到。」我被软得像绵花糖的嫩手摸着,想说要多谢的,其实是我吧。

回头望望塞在课室门外愤慨得牙痒痒的一众男同学,我知道这样一位天使,的确需要有守卫.

「那么我们明天开始,你以后叫我小羚,我也叫你小明好吗?」杨羚兴奋问我,我傻呆呆的点头.

「好了,今天不打扰你太多时间,我明天下午找你一起去吃午饭。」杨羚从座位站起,裙子稍稍飘扬,露出两条白白嫩嫩的小腿。

美…实在太美了…这根本是一个活生生的艺术品。

「对不起,可以让路给我出去吗?」去到课室门口,那一群宅男仍是围起不舍女神离去。我看到她被阻碍,一尽己责的上前驱散道:「喂,你们怎么塞在门外,别人不用出去吗?」

同一时间,杨羚向众人鞠躬道:「对不起,谢谢你们对小羚的亲切,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男朋友?」众人一同惨叫。临行前,杨羚回头向我笑着挥手:「那么明天见了,小明!」

「小…小明…」我勃起了,十六岁是一个随便可以勃起的年纪,但为了天使勃起,实在太有价值。

「小明?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会是你!」目睹女孩离去仍无法接受的男同学有的呜呼,有的落泪,我十分明白他们的心情,因为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我?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事啊,原来彩票真的会有人中啊。

「这应该不是梦吧?如果是梦也太感激了,这样爽的一场梦。」收拾课本,我拿起书包离开课室,到了门口,发觉挨在墙边的小茜在忧怨的盯着我:「恭喜你呢,驸马爷。」

「哪里…」我不敢望向女孩。

走在路上,小茜哼着的问我:「她刚才跟你说什么?」

我个子较高,是坐在班里的最后一行,大家塞在门外没法听到我俩对话。但眼见杨羚又握我手又叫我小明,也大慨猜到什么了吧?

事情没什么不能见光,小茜同为女生,会理解杨羚一个女孩子要应付一大群色狼的处境。喔,也许不会理解,她们的质素相差太远,应该没几个人会躲在门外偷看小茜。

「其实是这样…」可就在我打算告诉实情的时候,小茜又叫停了我:「还是不用说了!你们怎样跟我无关!」

「无关你又问…」我被打断咕咕噜噜,小茜不屑道:「反正一定是有阴谋,难道那样漂亮的女生会看上你吗?」

这句话刺激了我的神经发条,不服输道:「看上我很奇怪吗?她就是看上了我,要我当她的男朋友。」

「哈,天大笑话,谁会相信。」

「哼,连朱茜也给男神看中,我有女神光顾很奇怪吗?」我针锋相对道。小茜盯着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客气回应:「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

「想打架吗?」

「没有说,但要打也无妨!」

「噁~」

「咕~」

「算了!其实不关我事!」

「就是!根本不关你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

「是跟你学的态度!」

「我、我们绝交!」

「由你决定!」

小茜转身而去,怒气沖沖.说实话我对她的态度是莫名其妙,既已选择哥哥,跟我划清界线,那我获得美女青睐,作为好朋友的应该替我高兴吧?哪有生气的道理?你可以和哥哥上床,难道我就不能和女孩牵手吗?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女人真是蛮不讲理啊。」

这天我得到女神欣赏,本来是十分兴奋,但和小茜交恶,心情又凉了一截,相沖之下好像很开心,又好像很不开心,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不想了!回家吃泡麵!」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十三)


和杨羚交往,跟小茜绝交,一天内两个女孩的不同遭遇,这是所谓「一鸡死、一鸡呜」吗?不想了,反正我就是那种给女人操控的男生,要来便来,要走便走,完全是她们作主,我是无权反对。

回到家里,哥哥像在等我,看我进门,嘴角上扬的笑说:「我知道你说那很漂亮的女孩是谁了,刚刚小怡打电话给我,说她的堂妹今天转入你们学校,引起了大骚动,看来真是一个大美女。」

我刻意回避话题:「还好吧,只是个初三女生,大家夸张了。」

「这样的一位美女居然给我弟写情信吗?我这个老哥也有面子。」哥哥满意点头,随即又问我:「但以后小茜怎办?」

「有什么怎办,她都跟我绝交了…喂,明明是你的女友吧?关我什么事了?」
我哼着问,哥哥若无其事道:「我女友又怎样,一个未娶,一个未嫁,是有权选择,我不介意弟弟跟我竞争,就看谁有实力。」

我蔑视道:「你以为我是你啊,把男女关系看得这样轻,女友可以随时转让的吗?」

「哈,不知道那天谁想跟我说让爱,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我弟,小时候上厕所也是我替你撒尿,竖起鸡巴便知道你想什么.」哥哥调侃我道:「不过今天来了新女友,你大慨不会把小茜放在眼里了。」

我自辩道:「你别冤枉我,我一直视小茜为好友,即使和小羚交往也不会变,是她自己说要绝交的。」

「哦,叫小羚那么亲热了,不愧是我牛华的弟弟,有够快手。但怎么和小茜绝交了?你们不是…」哥哥话没说完,餐桌上的手提电话响起,他拿起来看,笑道:「说曹操,曹操到。」

是小茜?

哥哥按下接听:「喂,小茜吗?回家了?今天心情不好想见我?好吧,也有几天没见面,我过来找你。」

挂线后,哥哥呼一口气:「看你,弄得女孩子生气,要哥哥去善后。」
「她明明是你女友,见见面很应该吧,什么都放在别人头上。」我不满道,哥哥从椅上拾起外衣穿上:「也好,反正很久没出火,找女友打两炮也不错.」
「去吧,色狼,认识女友就是为了做爱。」我轻蔑道,哥哥也不理我,神情从容的离家打炮去。

又做吗?今次不知道又做多少次,算了,事不关已,已不劳心,我们根本只是普通朋友,是绝交朋友。

一个人在家里纳闷,明明是愉快一天,却不怎样高兴,难道小茜生气的表情,比杨羚那完美的脸蛋更使我动摇?不会吧,一个是哥哥的女友,一个是下凡的天使耶。

「叮叮叮叮…」

在乱想之际,门铃响起,我不满这货老是懒得用锁钥,打开大门吼叫道:「今次又忘了拿什么?保险套吗?喔,是杨同学?」

「你好,小明。」身穿校服的杨羚脸上展露着天使般笑容。

「对不起,冒昧打扰你,是堂姐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把女孩招待进门,杨羚抱歉的道:「刚才有点匆忙,忘记把这个交给你。」

女孩从书包拿出一条小手炼:「这是送给你的见面礼.」

我受宠若惊的推托道:「才、才第一天交往,我怎可以收你的礼物。」
杨羚摇头笑说:「没事,在苏格兰卖几块钱的便宜货,只是一种心意。我知道今天的话为你带来麻烦,十分抱歉。」

「哪有麻烦,是求之不得吧,哈哈。」我搔着头傻笑,杨羚望一遍我家客厅,微笑道:「这就是小明的家,果然是家徒四壁呢。」

我自知家穷,但被直接指出,也不知如何反应,杨羚见我呆住,掩嘴道:「我又说错话了?这不是讚赏别人家里漂亮的说话吗?」

「哈哈,中文是比较难,慢慢来吧,你这么聪明很快学会的。」

杨羚欢喜点头:「那小明你要多教我一点,我会不耻下问,希望早日功败垂成。」

我发觉这个半洋妹子不但漂亮,学习也很认真,是个不可多得的聪明女孩。
「那我不打扰你了,明天…」就在杨羚打算离开之际,我忽发奇想的叫住了她:「等等!你、你今晚要回家吃晚饭吗?」

「嗯?」

我鼓起勇气道:「白拿你的礼物我也不好意思,如果不介意,要不要试试这边的地道小吃?」

杨羚脸上,是最甜美的笑容:「嗯!」

和小茜逛街我试过很多次,但和正式以女友称呼的女生则是头一遭。临出门前杨羚从书包里拿出一副大圆框的眼镜戴上,把其完美脸蛋遮了七分,再在白晢的脸蛋拍上黝黑粉底,使其艳光略减,最后鼻头也涂上一层油淋淋,掩饰挺直鼻梁。

女孩解释说:「堂姐说这里坏人比较多,入夜后出门最好戴上眼镜和化妆.」
我完全理解,美人要装丑,丑人要扮美。极品美女为保住贞操,的确需要多花心思,这种天使走在横街窄巷给色狼碰上,只怕明知下半世将在监牢渡过,也要把她吊起来轮奸一百遍。

完成隐藏工作后,杨羚突然掩嘴呼叫:「惨了,我怎可以让小明你看到我这个丑样?」

我看看女孩,经过丑化,也还是九十分,你这叫丑,恐怕世界上九成女性都应该被剥夺生存权利了吧?

「可以了。」准备好以后,我着她把书包放下,待吃完饭再回来拿,女孩什么都依我,欢欢喜喜地跟我到那人声鼎沸的夜市流连.

「这条街很有名的,有很多小贩,你可以各样试一点,嚐嚐各种不同口味。」
我向杨羚说明,她醒目点头,随着我的介绍这里试一点,那里吃一串,不易乐乎。

「好吃吗?」

「嗯,在苏格兰我从未吃过这种,感觉很新鲜,是味如嚼蜡,弃之可惜。」杨羚讚赏道,我看食店老闆盯着我俩,连忙解释:「她是说味道太好,不舍得弃掉,番书妹,是有点辞不达意,别见怪。」

「小明你看,这里的炒虾拆蟹和鱼目混珠好像很新鲜,我们在这里吃好吗?」
杨同学你的中文很好,其实可以不用那么多四字成语.

跑了几间,饱得女孩再也吃不下,我们才到附近的海边散步,我笑问道:「觉得怎样?」

杨羚满足点头:「很好吃,今晚简直是任人鱼肉,我很久没吃这么饱了。」
「你觉得满意便好。」小贩售卖的小吃不贵,花费不多可以令天使吃得开怀,我也十分高兴.两人行到长廊一处驻足观看。杨羚望着海边,伸一伸腰舒展筋骨,平坦小腰没有半点赘肉,得天独厚就是不一样,多吃也不会觉胖。

「海风吹来好舒服,我是第一次觉得这个地方这么亲切。」腰身向后仰起,胸前立即勾出一条夸张弧线,重甸甸的甚有份量,原、原来她也是个巨乳吗?
女孩在苏格兰长大,自小喝牛奶喝得她也成了小乳牛,才十五岁已经有骄人上围。为掩藏凶器,女孩故意穿大两码的校服,实行禾秆藏珍珠,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的一对女神导弹。这是所谓天使脸孔,魔鬼身段吗?这样的一个女生脱光衣服,不得了,不得了啊。

答应杨羚不会动淫念,但美好事物谁都爱欣赏,女孩深深吸一口气,畅快道:「这就是爸爸长大的地方,也是我的家乡.」

「杨同学…」我靠在岸边围篱,仍有点不大相信这是现实的轻声感叹,杨羚嘟一嘟嘴,有点失望的道:「不是说好叫小羚?」

「对,是小羚,你在苏格兰的时候,有没交…男朋友?」我战战兢兢的问道。
女孩摇一摇头:「没有,那时候才十四岁,爸妈又在身边,哪里敢交,而且…」

「而且?」

「而且我希望跟中国人交往,所以才独个回到这边。」

「为什么坚持中国人?」

杨羚想了一想,答道:「是姓氏吧,爸爸是中国人,我也想日后的子女有个中国姓氏。」

「居然是这个原因吗?」我啧啧称奇,女孩伸舌道:「很奇怪吗?小明你姓马,如果日后跟你一起,儿女便也姓马,嗯,我很喜欢这个字。」

「喜欢马字这么奇怪?」我是第一次被人称讚自己的姓氏,杨羚算着指头说:「不好吗?很多漂亮的字句都是用马吧?马到功成,指鹿为马,马翻人仰,还有马后炮和马上风!」

我抹一抹汗,怀疑她根本不知道这些说话的意思。

「苏格兰经常下雪,我也喜欢雪字,如果日后是女儿,便改她雪怡,马雪怡,很不错吧?」

「雪怡?有点俗啊,好像援交女的名字。」

「什么是援交女?」杨羚好奇问道。

「就是…喜欢援助别人…和善於交际的女孩子…」我结结巴巴道。

「这样不错唷,人缘好也是一种优点,好吧!我希望日后的女儿是个人旧夫的援交女!」

「对不起,小羚,其实这个字不是这种意思…」我扯开话题道:「不过现在就说女儿,好像太早了吧?」

杨羚笑着说:「有计划的人生,不是更美满吗?」说此话时女孩晶莹的眼眸发出异样神彩,像是对未来的希冀。本来已经亮丽的大眼睛,更显一种聪慧的深邃。

美…实在太美了…这个真是我的女朋友吗?我真的有资格做这种女神的男朋友吗?如果是梦,拜託,不要那么早让我醒过来好嘛?

逛了一会,天色已经全暗,学生在外面流连太晚也不好。於是我提议返家拿回书包,杨羚笑丝丝的问道:「小明,我们刚才的算不算是约会?」

「嗯?勉、勉强算是吧?」我不好意思的答道。

「太好了,这是我人生初约会,原来真是这样开心,很感谢你哟,小明。」
「应、应该是我感谢你吧?我比你开心很多倍。」我傻笑着,可这一刻杨羚突然伸手把我牵着,我浑身一抖,女孩咬着下唇,脸颊赤红,羞人答答道:「约会,还是要牵手的吧?」

我不是第一次牵起女孩子的手,但这种感觉,这种感动,这种感激,都是不曾有过.两个人无言地慢步回家,虽然今天下午答应了杨羚交往一事,但到此刻,才真正有种恋爱的感觉.

好甜,好美,好令人陶醉。

回到家中,我替杨羚拿起书包,问道:「我送你回家好吗?」

女孩笑着摇头:「不用了,我可以乘公车回去,堂姐说我不熟路,上车时打电话给她,会去车站接我。」

「那好吧,你要小心。」

「嗯,明天见。」

⊥在杨羚准备回去之际,家门被打开,是刚找小茜回来的哥哥:「呼~打了两炮,爽极.咦?阿明带女朋友回来吗?」

「哥,我们?」我打算解释,那色狼兄长已经上前握起女孩白嫩的小手:「你好,我是阿明的哥哥,你是小怡的堂妹吧?果然是倾国倾城、沉鱼落雁。」
「呀。」杨羚被这突然的亲切错愕得不知所措,只呆呆地看着哥哥俊俏的脸。
时间,彷似一秒钟停顿下来。

「小羚?」

此情此景,彷彿见过一次,不知为何,在这个静止的时间,我突然想起老师早前教的,木兰辞中的一句。

磨刀霍霍,向猪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金币+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