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乱伦小说

我的妈妈李彤彤 1-2-乱伦小说



「妈!我袜子呢!」早上起来竟然找不到袜子了。「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几岁 了?」妈妈一脸不满地掐着腰倚在房间的门口,杏眼一瞪,樱唇一张,又开始了 那老套路的台词,「是不是等你七老八十了老妈我还得照顾你啊,等您老人家入 土为安了我才敢想我的后事呢。」「嘿嘿,不用不用,等我娶了媳妇我让她好好 伺候你,嘿嘿。」我赶忙讨好道。 「臭小子,马上就上高三的人了,告诉你,给我小心点,如果你们班主任向 我汇报你有早恋的动向小心我收拾你。」每次以涉及我「早恋」的话题她总是寸 步不让。早恋?开玩笑,我初四的时候连处男都不是了。当然,这万万不可能让 妈妈知道,她一定会把我赶出家门然后到处贴大字报:李翔不是李彤彤的儿子, 因为他不是处男了。没办法,她总是这么天马行空,敢作敢为,这一点让爸爸都 很是吃不消。当然,换种说法,这也叫率真直性。 妈妈这种性格的形成和我外公外婆家的家教不无关系。说来有些奇怪,外公 外婆都是一辈子从事教育事业的学究,在教育界颇有名望,一般来讲这样的家庭 一定是家教甚严,但事实是外公家的家庭氛围非常轻松和谐,对于很多在大多数 严重如洪水猛兽的事物他们总是能保持相当的理性和极为开明的理解的态度,最 能说明这些的就是关于我是否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讨论上了。 很简单首先爸爸妈妈在大学相爱是不小心怀孕了,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外公异 常冷静地询问了妈妈的意见,妈妈当时还是不到20岁的学生,但她毅然表示一 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及时以后露宿街头也不能扼杀掉自己的骨肉,妈妈的决心打动 了外公,也打消了爸爸因为害怕耽误妈妈的青春而想让妈妈人流的想法,于是, 有了我。 有句话是天道酬勤,我的出生虽然有些打乱的爸爸妈妈的人生计划,但另一 方面为了我能在一个健康的环境成长两个人付出了常人想象不到的努力,其结果 是爸爸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我们市已经是颇有名气的企业家了,前年还得了 个年度优秀企业家的称号,哦,对了我们这个私立贵族学校的大部分股份就是属 于爸爸的呢。爸爸的成功让妈妈可以放心地投入到自己心爱的教育事业,成了一 名高中英语老师,就在我所在的高中…… 介绍到此结束,当务之急是要妈妈帮我把袜子找出来,我肯定是妈妈把我袜 子藏起来了,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尤其最近特别明显,我还不知道她的心思么, 儿子越来越大了,当妈妈的自然担心儿子会慢慢地疏远自己于是我的妈妈,李彤 彤女士只好借助这样的一种手段让我继续依赖她,从而使自己得到一种安全感, 我还得必须装出一副十分着急的样子来撒娇讨好她,唉,给李彤彤当儿子可不是 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不过今天我没有心思陪她玩了,今天是周一,蒋干同志应该又有「新货」了, 我要抓紧上学去。「妈妈」,我字正腔圆,表情肃穆地说道,「如果您再不把袜 子给我找出来就会发生一个叫多米诺骨牌的现象,其现象的最后结果就是我上学 要迟到了。」「你……哼,算你狠!」我们的李彤彤小姐很是不甘,但作为一名 骨干教师她当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迟到,即使现在她很想把这个儿子仍锅里煮 上一天。「给你。」她说着把左手上的东西扔了过来。 那个物件在空中做了一个并不优美的抛物线直接贴在了李翔的脸上。「什么 东西?怎么……」这个贴在李翔脸上的东西发出了一股淡淡的……骚味……还没 等我反映过来,李彤彤女士一个箭步奔进来抢下了我脸上的那摊衣物,同时嘴里 忙忙叨叨,「错了,错了!」这么一来一回我已经看清了那个之前和自己亲密接 触过的物件了,竟然是妈妈的内裤! 靠,搞什么,难道妈妈没穿内裤?想着,我不自禁地把目光放在了妈妈丰盈 圆润的臀部上。「看什么看!」李彤彤狠狠地打了我一下,「我刚洗完澡不行啊 ……」说着,自己脸竟先红了起来。这么一红,倒给我看得有些痴了,知道自己 老妈是美女,可这么一出还从没见过,原来女人脸红的样子这么迷人啊。眼见儿 子眼睛痴痴地,妈妈有些着急了,「臭小子,拿过去,你的臭袜子,然后出来吃 饭,赶紧去上学……」说道最后李彤彤已经走出了房间,不过看起来更像是逃出 来房间一样。 我回味着刚才的遭遇感觉这个早上足够有意思,不对啊,袜子怎么在妈妈的 手上?她是从外面走进来的,难道是自己昨天梦游了把袜子扔到客厅就回屋睡觉 了?靠,不想了,要不该真迟到了。想着他套上了左脚上的袜子,等他准备套上 右脚的袜子时竟发现袜子有些湿湿的,恩,一定是妈妈用刚洗完澡没来得及擦得 手摸到的缘故,赶紧上学吧。 走出房间看见妈妈在厨房打电话。「恩,已经完成了……,嘻嘻,乖吧,亲 我……」晕了,妈妈又在跟爸爸撒娇了,爸爸因为工作忙常在外面,妈妈的电话 可是一天好几遍的打,有别于所知的一切老婆监督老公的方式,老妈每次打电话 总是含情脉脉地撒着娇,我估计老妈的这副模样连老爸在电话那边也受不了吧。 来到学校成人电影网碰到的就是蒋干,和我是发小,可以说两家是世交,从我们 外公外婆那就和他们家交往密切。蒋干他老爸也是个有钱的主,各种实业不必多 说,这个学校的另一部分股份就是他爸的。其实当初这样的设计无非就是想让两 家人关系更密切一点,只是由于倡议者是爸爸所以我们家多出点,反正谁也不在 乎这点钱。蒋干看见我来忙凑了过来,「小翔,嘿嘿,有货,放学了试试?」看 他两眼放光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忙用点头来表达我的心意:「必须的,必须 的!」说话间季新然走了进来。「兄弟,我先回去了,等着晚上吧。」说完他就 「回去」了,其实就是我的后座,只是同桌是这家伙命好,同桌是季新然。 我暗恋季新然。这样的女孩子不可能不让人喜欢,美丽,温柔,文静,但又 高贵矜持。而有的时候她掘起来又很像李彤彤同志,就是不听别人劝,一定要证 明自己是对的,事实证明,大多数时候她确实是对的。对于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 子我是不敢表达什么的,现在还好,大家前后座,不时会回头和美人聊上几句, 如果表白了被拒绝的话估计就连说说话的普通朋友也做不成了。「李翔,你的作 业做完了么?」季新然在后面问道。「做完了啊,怎么了?」 李翔回答道,顺便转过身,名正言顺地盯着她看了起来:今天她把平日里如 瀑一样美丽的秀发扎了起来,露出光洁美丽的额头,眼眸深邃如一潭清泉,在那 里似乎还能看到自己的傻样,一身公主裙完全就是为了她才被发明出来的嘛,操, 当年段誉看见神仙姐姐就是这么个情景吧。 季新然有些害羞地说道道:「我昨天有些事情担搁了,你……我知道你写作 业写挺快的……能不能……」「能,一定能,没问题!」「你还不知道我要说什 么呢?」「什么都能!」季新然抱歉地笑了笑,「那真是谢谢你了,诺,给你, 上午放学之前就该交了,快点哦……」「嗯?」这下李翔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什么……啊?」「就是帮我写作业……」季新然的声音越来越小,毕竟对于一 个全校文明的资优生而言,这样的要求实在不好意思大咧咧地就提出来。 我不禁惨笑一声,一头午的时光看来要浪费在作业上了,不过能为自己的心 上人做事也是一种幸福吧,嗯,这次好好表现!想到这,我开心的跟什么似的, 好像自己接到了一个让自己一夜暴富的工作一样。当我把做完的作业教到季新然 的手中时她感激地冲我笑了笑,于是我知道了什么叫做一笑倾城了,哦,我他妈 太幸福了!其实这也就是我的季新然这一天中的最后接触了,交过作业她又变成 了平时那种看似温和其实冷热不进的冷漠的脸孔。唉,这女人啊……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随着蒋干来到了窝点,这窝点是我和他用零用钱买的一处 房子,虽然房子相对简陋一些但在这里我和蒋干度过了很多美妙的时光!等等, 我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一起玩女人,可别想歪了啊。今天头午他告诉我有新货的 时候我就知道他有找到女人了,他就擅长这个,女人在他那里从来都不是问题, 只要他想似乎任何女人他都有办法弄到并心甘情愿地被他玩弄。 至于我,在李彤彤女士严厉的看管下只能偶尔抽出时间享受一下来自异性的 快感,找女人的工作从来都是全权交给了蒋干,嘿嘿,其实就是我懒而已。来到 房子里我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和蒋干要一起去踢球晚点回去,蒋干也如 法炮制然后两个人就开始等待了,蒋干说这次的俩妞是小太妹,特骚特能玩说的 我心潮澎湃,小弟弟早早地就硬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后有人敲门,她们来了。

  门开了,看见走进来的女孩儿我不禁怒视了一下蒋干,这小子竟然骗我,说 是两个女的结果就进来一个,说是个太妹,靠,这女的我见过,是个大学生,我 为什么见过?李彤彤女士曾经高价聘请她做了我一段时间的英语家教!没有记错 的话她叫秦笑笑,补课的时候成天叫她秦姐,秦姐的。恩?等会儿,她出现在这 ……靠,那说明我待会可以和这个秦笑笑老师操逼了! 电光火石间我的脑子里闪出这个想法,顿时来了精神,没空理蒋干又大量起 久违了的秦姐来:黑色的女士修身夹克,里面是白底红花的雪纺裙,两条腿被黑 色的丝袜和脚下的高跟鞋修饰的紧绷修长。没想到才几个月没见秦姐的穿着风格 变了这么多,记得给我补课的时候她成天穿得那才叫一个保守呢,一点多余的肉 肉都看不到,没想到换了风格把她火辣的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 如果说整个人的气场,因为衣着风格的变化而发生了变化,那么我还是可以 从她弯弯的眼眸里,找到当初那种如莲清丽的感觉,秦姐的笑容还是这么迷人 「傻小子,不认识你秦姐了,看你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至于么。」说罢,秦 姐自己忍不住嘴角一咧笑了起来,当然,美丽的眼睛更加美丽了。 这是多美的遇见啊,我正有点飘飘然的时候该死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认 识啊,哈哈,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啊,嘿嘿,认识就好办, 就好办。」蒋干恬不知耻地说到。操,这一刻我真是感谢伟大的李彤彤啊,要不 是她我估计这会也会和蒋干一样拿无知当个性呢。「你小子别那么逼行不行,什 么玩意大水冲了龙王庙,操,真丢人!」嘲弄蒋干是我的生活一大乐趣。眼见我 和蒋干两个活宝秦姐更是笑得花枝乱颤,接着就是我看到……波涛汹涌。「好了, 翔子,你和笑笑好好玩儿吧,我就不打扰了。」蒋干突然说道。 恩?这是搞哪出,心里带着疑问嘴里却不愿意问任何话,毕竟现在只是疑问, 我觉得这是蒋干这小子虚伪客气客气的表现,心里不知道多想操秦姐的逼呢,我 怕我一问这小子就借坡下驴正好留下来,到时候就不是给我解答疑问了,想想两 个男人一起光着屁股操一个女人的逼就挺恶心的,况且这个逼的主人还是我向往 已久的秦姐的。 见我没有任何表示蒋干无奈了笑了笑,走到秦姐身边嘱咐道:「笑笑,好好 伺候着我哥们,你知道他的身份的,不是么。」说着露出了有些诡异的笑容。我 对于蒋干直呼秦姐的名字有些不满,操逼归操逼,该注意的礼貌还是应该注意的, 这小子就是觉悟上不去。没想到秦姐对此倒是毫不介意,她微笑道:「放心吧, 一定会好好伺候的,以前就很喜欢我这个弟弟呢。」就这样蒋干出去了,屋子里 就剩下我和秦姐了。 少了一个人就少了一份活力,更何况是蒋干那个大活宝,屋子里德气氛有些 尴尬起来,两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操逼是一定的,但总要有一个良好的, 顺其自然的开始来引渡啊。这时我突然集中生智拿出一副扑克给秦姐表演了一个 小魔术。所有的小魔术都是哄女孩子的法宝,秦姐被我调动起了兴致,眼睛瞪得 大大的似乎想要从我的手中看穿魔术的秘密一样,这个时候既不是曾经教我英语 的家教老师,也不是刚刚那个性格豪放的女人,而像是一个单纯的隔壁家的小妹 妹,只是这个小妹妹的乳房显然有些硕大。 这不怪我,为了更好的看清魔术秦姐弯下腰看了起来,可爱的雪纺裙很像样 的服从起地球引力,让我得以大饱眼福。粉色的乳罩边缘,浑圆饱满呼之欲出的 两团乳肉,心中只能感叹以前操的女人都他么是庸脂俗粉。「小翔,看什么呢?」 秦姐发现了我自由活动的眼睛笑问道,只是这个笑容里我分明看到了一丝情 欲挑逗的成分。我也大胆起来,反正都是要操得,先解决先享受,我直视着秦姐 的眼睛说:「你说呢,秦……笑笑。」秦姐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说:「隔着这 么多衣服,看得清么?来,帮姐姐。」说着指引着我的手放在了那团丰满的乳肉 上。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扔掉秦姐的夹克,掀起漂亮的雪纺裙,两条铅 笔一样笔直的黑丝美腿完美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抱住秦 姐紧俏的屁股把脸深深地埋在秦姐神秘的双腿之间。隔着丝袜我清楚地感知到里 面那团毛茸茸的所在,一股无法抑制的骚味满满地充盈在我的鼻内,不知怎么的, 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今天早上的味道,那味道,属于妈妈。正当我沉浸在自我淫 靡的联想中时秦姐欢快的声音响了起来。「哈哈,好弟弟,别着急,不急,不急, 今天姐姐就是你的,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逼毛被我的脸摩挲的缘故,秦姐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这 样的笑声让我的肉棒迅速充盈肿胀,硬的发疼都。经历了初时兴奋,我渐渐开始 理清了思路,我要慢慢的,一点一滴的玩弄眼前这个骚浪的女人,我要让她沉迷 在我的胯下,直到沉沦。将秦姐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这个女人便毫无束缚,以初 出母体时的纯洁的状态躺在我眼前的床上。披散开来的头发像一群被施了魔法的 精灵凌乱而优雅地铺展开来,生出一种另类的美来。 同样赤裸的我爬上了这座美女峰,双手肆无忌惮地揉捏着她的乳房,那是一 种松软爽滑的感觉,这刺激着我不断加大手上的力度,同时用嘴唇压住秦姐的樱 唇,两条布满唾液的舌头激烈地缠绕着不舍得一刻的分开,直到呼吸有些困难我 挤出嘴中的全部唾液然后退了出来。「啊,你坏……恩……」。 刚要说话的秦姐,被我的唾液狠狠地灌了一口,我得意地笑笑,发现秦姐的 大乳房竟然被我蹂躏得青痕斑斑,实在有些触目惊心。被这么一吓竟然给我吓软 了!毕竟我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兽性的一面。正犹豫着是不是该给秦姐道 个歉,没想到这个骚娘们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笑吟吟道:「怎么,就这么点本 事,姐姐连热身都还没有完事呢。」 说话间纤纤细手不停地来回蠕动,然后身体一沉,将脸埋了下去。爽!丝滑, 湿润,温柔,紧致!那一张樱桃小嘴卖力地工作着,其中穿插纵横的则是我重现 雄风的鸡巴!蓬门终于打开,那是一双美丽娇艳的嘴,红润嫩滑,两片阴唇像是 初生的婴儿肌肤一样透着个水灵饱满,那颗可爱的阴蒂此刻也不满寂寞地悄悄探 出头来,上面渗着一滴晶莹的液体,最绝的是这一切的美丽毫无屏障,秦姐竟然 是传说中的白虎!「我进去了,笑笑………」。 男人在床上适当的霸道蛮横是一种魅力,不等这骚妮子回答我狠狠地顶了进 去,顿时我像是进入了一个包含骚水的溶洞,我的鸡巴被秦姐满满的骚水浸泡地 舒服极了,再进去,我清楚地感知到了秦姐逼里的纵横沟壑,一层一层,无穷无 尽,箍得我的鸡巴没了半点余地。「啊,好弟弟,真棒!」一声呻吟不由自主飘 了出来。 我像是得到了鼓励一样开始九浅一深地运动起来,而身下的美人更是开始了 一连串令人兴致勃发的淫声乱语。「好弟弟,好棒,早知道你……这么棒……哦 ……那就早点让你……让你……操姐姐了,好爽,哦……」我的身体在运动,我 的眼睛在工作,我的耳朵在听说,但我的灵魂不知道已经飘到了哪里,只觉得整 个身体像是摆脱了地球引力的作用,和眼前这个女人一起飞奔了起来。 我们一起在不知名的仙境飞奔,脚下是湿滑泥泞的路,却散着迷人的芳香, 我们越跑越快,越跑越急,似乎在一起奔向一个地点,终于,我们离开了地面, 飞了起来!秦姐那始终眯着的美眸此刻完全张开,黑的,白的,分明,纯洁,笑 声则如银铃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我的心房。 我们突然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似乎等待那个诀别的时刻,那个爆炸的时刻, 那个瞬间就可以灵魂出窍的时刻。到了……到了……没有想象中的轰轰烈烈,却 酥到了我的骨子里去了。眼睛闭了下去,懒懒的不愿意睁开。当我再次睁开眼睛 的时候发现秦姐依然赤裸着,她像一只乖顺的小猫,安静地趴在我的怀中,我明 白,刚刚,我和她经历了一次痛快的高潮。 「醒了,小坏蛋。」秦姐吃吃地笑着,说不出来的好看。「还叫我小坏蛋, 你没试过么,小么?」我调侃起怀中这个可爱的女人来。「坏蛋,坏蛋,就是小 坏蛋!小坏蛋,小坏蛋!」秦姐竟然如小孩子一样撒起娇来,真哪女人没办法, 一旦上了床,脱了裤子被操了之后,不管多矜持的过去都成了浮云了,你的鸡巴 就是她的主宰了,还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特别是对方还是秦姐这样的尤物。 不过我又想到了蒋干,秦姐是蒋干找来的,很明显她一定是被蒋干操过了, 想到这节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是滋味。秦姐看到我突然不言语了柔声问道:「怎么 了,小翔,想到什么了?好像不开心。」我当然不能让她知道我的想法,那丢份 就丢大了,以后还怎么在床上逞英雄,于是我随口说道:「哦,没什么,就是突 然想蒋干这小子干什么去了,我估摸着这会儿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自己导管子呢。」 「他?他会是那种闲得住的人么?」秦姐显然不认同我的观点,没想到接下 来她的话更加出乎我的预料,「他现在正在一个妇人家里开心呢。」我有点没明 白秦姐的意思,呆呆地看着她,她叹口气说道:「你是他的哥们你应该清楚,他 对于少妇的兴趣远远大于对我们的兴趣,今晚就是有个少妇约他,他乐不得的去 了,还导管子,呵呵。」 妈的,这个家伙,到底是把我给涮了,竟然自己跑去操少妇去了。还好我对 少妇不感兴趣,更好的是我操到了秦姐这样的尤物,算起来也是托了他的福呢, 他乐操谁操谁去吧,就是给对方操得第二天走不了路也和我没半毛钱关系不是么。 想通此节我又豁然开朗了。「你这孩子啊。」看到我得意的模样秦姐低声叹 了一下。那天我回去得比预想得要早,本来一开始想要走的时候秦姐百般挽留, 可后来她收到了一个短信,看过之后便不再说什么,这样的感觉让我很不爽,但 又没办法说什么,感觉自己走出去的时候甚至可以用「灰溜溜」的形容词来形容。 回到家我才发现腿有点软,才干了一炮就这样看来以后还是注意一点好,这 白虎看来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得了的啊。打开家门我有气无力的喊道:「我回 来了。」可能是我声音太小了妈妈没有听到,所以没有见到以往一样风风火火出 来的妈妈,更是少了一顿臭骂,我自然乐得小声回到房间,刚要锁上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