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淫色校园

公车




>转贴 - 公车

  

  “当当当……”一阵钟声结束了一日的课堂。

   一群群青舂活泼的女校生慢慢的从校园门口涌出来。

   有的跑步,有的慢行而同时闲谈,笑声此起彼落。

   在校门对面的栏杆处,有二个十五岁男孩身穿着不同的校服,手中拿看花朵而向人

  群极目搜索心中的小女神──小校花美宜。

   人潮大约走了一半,那小女神还没有出现。

   突然人群中有人举起书本把脸遮起来,同时很快的住远处跑出。

   那男孩还不及弄清这人的面貌,就见她的背影跑远了。

   当这人跑了之後,他又默默的拿着节省零用钱所卖的花,等着待小女神的出现。

   谁知小女神已刚跑走了。

   差不多每天都会有男孩来等美宜,所以她早惯了以急速的奔跑来避他们的视腺。

   由於她还是个小女孩,加上自己与及同学也未有恋爱的经验,所以对男孩很害羞。

   他其实是班内最年轻的,但偏偏长得比较成熟,丰满,这不只同学妒忌,还引来一

  大群男校生的追求,令他十分烦厌。

   在旭和道斜路上,美宜沿着树阴一直跑。

   刚发育的美宜并没有配带胸围,那二个刚发育得饱满的小山丘,就随看脚步在衣内

  赤裸荡漾着,那二颗粉红的小乳头亦约隐约现在白色的校裙下凸了出来。

   当她跑到公共汽车站就停在人龙的後面,可能是脚步声响太大,引得其他候车人都

  回头望向她,顿时有点尴尬,两颊飞红起来。

   停下来时身上流出的点点汗珠弄湿了校服,令整条白裙贴起身来,美宜的美妙曲钱

  就玲珑浮凸的现出来,两颗处女粉红小乳头亦清晰可从外边见到。

   由於美宜的天使面孔加魔鬼身材,候车的男仕都看得心猿意马,下体的裤挡都给硬

  起阳具拱起了一块。

   放学的人潮散了不久後,往她住处的公共汽车已来到车站前,“叽”一声停下来。

   这时公共汽车已差不多满座了。

   由於是烦忙时间的长程车,班数少而半途落客也不多,所以美宜每天都惯了做“沙

  丁鱼”。

   当美宜迫进车厢,有阵阵浓烈的汗味和混俗的香水味弥漫在空气中,她在慢慢的迫

  进车厢时,恍惚有很多男人手在借意摸她的胸部,最後她被迫到中央位置时才停下来。

   而在那位置美宜并不能伸手抓到车厢扶手,她唯有就给人夹人的站着。

   她多希望半途有人下车,但最後也没有发生。

   她就在所站的位置放书包在车厢地板上,同时预备做好保护要害的姿势。

   当车开行时他用肩轻轻倚着其他乘客,并想将两手提起护胸。

   突然有人从後迫过来,她的手还末提起就给压倒在一位别学校男孩子的胸口,两颗

  乳头及下体就面贴面的黏在一起。

   那男孩年约十四五岁刚好与她的年龄大约差不多,他感到情况很尴尬,想避却是没

  有地方可栘动,只得保持现状站看。

   在车走动时,两个身体就只隔看两块布摩擦起来,生理上的自然反应令男的阳具硬

  起来,在裤挡内突出顶看美宜的小腹来摩擦,而美宜双乳头亦变硬的摩擦着男的胸口。

   渐渐两个脸上都添了一片红霞,呼吸都有的急促起来。

   由於美宜初次接触男人的身体,生理上产生了一种莫明慾念和一种好奇心。

   为逃避这种慾念,美宜假装的左盼右望,这时车外的风景正在窗外飞快流後。

   时间一久,美宜慢慢的感到那条火热鸡巴竟自动的在她小腹上抖动。

   当车走下波时那条阳具更像插在自己的身上似的。

   那阵慾意变得越来越大,美宜阴户初次的流下瑷液来。

   她感到很羞家,希望不会给任何人知。

   而两腿却在互相摩擦来底消阴户的空虚感觉。

   当车到了中途站,情况并末改变,而她的阴户好像越来越湿,整个人也好像发起热

  来。

   这时候美宜觉得像有一只手在摸他的臀部。

   她很害怕,但又不敢叫出来。

   想到如果怒目以视色魔可能把他赶走,她就立即回头看,可惜角度所限,始於也不

  能看清是谁人。

   那只手在她的臀部慢慢的向下游走看,渐渐那处有一阵快感传到美宜脑海。

   跟看那只手隔看美宜白色校裙由上栘下,停在她的私处,伸出手指轻轻的触摸那阴

  户外边,一度电流的感觉即时的传到美宜脑海,快感令他不禁在车厢内低声呻吟起来。

   幸好公共汽车的马达声浪很大掩盖了她的呻吟声。

   被美宜阻挡视钱的男孩,只看见美宜的呻吟和挑逗,他很想吻看她那肌渴的樱唇,

  但却欠了胆量。

   那只手不断的挤手指迫美宜的私处,阴户内不停的流出爱液弄湿了一太片校裙。

   美玲的脸上红霞越来越浓,快感催促下的呻吟就像满座的公共汽车不停站的飞驰。

   汗水不停的从美宜身上流出,半湿透的校裙就好像变得半透明的三点式泳衣,那娇

  嫩的肉体就全约隐约现的振视於众人目前。

   那只手已经感到他的阴户很湿,於是开始进迫,把裙子拉起,直接触摸她那湿透的

  内裤。

   那手伸出手指在阴沟处的内裤橡根处游动了一会,待她没有作反抗时,两只手指就

  从那处伸入她的阴沟内,直接的搓摸那湿润的阴户和搓玩那敏感的阴蒂。

   美宜只觉全身一阵酥软和想坐下来的感觉,幸好前後也给人夹看,不致於出洋相。

   当美宜的阴蒂被搓玩时,她亦即时很紧张的拥抱面前的男孩,那男孩再禁不住,就

  向她的樱唇吻下去,二片舌子随即在口中搅动起来。

   旁人看起来,他们就像对热恋的情侣,都不好意思的转头望向其他地方。

   那神秘人开始把中指插入美宜的肉缝抽迭。

   一种仿如做爱的快感令到她有点吃不消。

   渐渐的,男孩的吻由樱唇移到粉颈,双手亦在衣服上摸索。

   当找到入口,就摸进了校服和内衣内,两手恣意的在双乳头上抚摸看。

   前後不断的快感使美宜呻吟看。

   旁人当然看不见她颈以下发生的事,只认为这女孩的粉颈十分敏感呢!

   男孩更猛烈的把自己的火棒在美宜小腹摩擦。

   有几次男孩的手想移下时都给美宜禁止,因为她怕那男孩发现在正被人非礼。

   当男孩在上边打得火热时,美直的内裤已被退至膝部。

   美宜暗叫不要,并把大腿夹起来。

   那种神秘人即用自己的火棒隔昔裤摩擦美宜的臂部中间,一阵阵的快感令她产生了

  对火棒的慾念,阴户燮得很痕痒和空虚。

   渐渐的,美宜两腿松了下来。那人把自己的裤链下,就将火棒伸入她两腿之间,来

  往的抽送。美宜的阴户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产生了第一次的高潮,高潮中的爱液的

  流下沾湿了那粗大的阳具。

   抽送久了,美宜的臂部很自然上翘,而双腿亦微微分开而立,预备给阳具插入自己

  的阴户止痒。

   这时,有一把很低沉的声音在耳边问美宜﹕

   “你想我弄你,就求我吧!”

   那把男声是很有磁性的。

   美宜此刻实在慾火焚身,顾不得一切,管不得那男人是小孩子或乞丐或是自己的老

  师,即从喉咙发音回答:“插我吧,把你的阳具插入我的阴户好吗?”

   “呀呀……”美宜不禁低声淫叫起来。

   “我还是个处女,请快干我吧!”

   “好吧,是你求我的。”

   那人就用龟头在阴户外摩擦了一会,跟着从低角将阳具往上朝,再一顶。

   美宜的处女阴户是非常太窄,起初只得龟头进入阴道,慢慢的整条阴茎在美宜的精

  水润滑下滑进了阴户,直达花蕊,虽然有一些痛楚,但快感,高潮给她更大的刺激。

   阴户紧紧的包着阳具,美宜感到不断的高潮。

   当美宜想到自己在公共车厢内和一个陌生的男仕公然做事就感到羞耻。

   但一阵阵的快感却今她失去理智的在车厢中,不顾他人的低声呻吟看。

   “呀呀呀……”

   “插深的呀呀呀呀!”美宜的喉咙在低声叫着。

   由於车厢太窄,那阳具的抽动很困难。

   美宜为了得到更多的高潮,利用自己的脚掌把身体撑高和坐下,令那火辣的阳具可

  以在阴壁内抽动摩擦起来。

   “呀呀!呀呀!”美宜一阵阵喉咙触发声的淫叫。

   那刚成熟的身体被高潮不断的冲击着,令美宜失去了理智。

   那男人配合美宜的动作,将身体不断的微蹲沿後上插,在她阴户中抽送着。

   两人的精水摩擦得吱吱声向起来。

   每逢公共汽车在交通灯处停时,他们都停下抽送,息体一曾。

   随着车速的加快,那男人的抽送也加快。

   当车转弯时,那阳具摩擦得美宜的右左肉壁有无上的快感,高潮。

   在车厢中大约抽送了二十多分钟,美宜已感到全身酥软无力。

   当公共汽车车差不多到总站时,美宜又达到另一个高潮的同时,那阳具在美宜阴户

  内猛力的痉孪了数下,接着是一阵强烈的抖震,美宜感得有一股热流在那男孩的裤挡内

  射出,一股热辣辣的精液射到她的子宫。

   汗水已早弄到美宜的校裙湿透,半透明的衣服贴在她身上差不多等於透视装。

   那娇嫩的肉体的暴露,就像她赤裸裸的站在舞台上作裸舞和真人表演。

   这时,从不知何处有五、六双手伸过来。

   那些手在美宜背脊和臀部恣意的抚摸,美宜很尴尬的享受他们所给予的快感。

   当车到站时那些手像突然的消失去。

   那软了的鸡巴慢慢的抽出美宜的阴户,那神秘人还将他的内裤穿上及整理好下身的

  校服。

   这时美宜才如梦初醒的摆脱面前的男孩,虽然始终都是两人贴着身,但经美宜的轻

  微反抗,那男孩即收回热吻和抽出双手。

   车厢内的人群慢慢散去,到美宜可以转身时,她已不能辨认谁是刚才和她做爱的色

  魔。

   这时刚才面前的男孩问道:“我们可否再见面?”

   “不,我不欢喜你!”美宜红着脸的跑了下车。

   此时四方的人看到这个湿透的美少女,全身的曲钱条,两乳和下边的三角地带都清

  晰可见,但她自己却懵然不知。

   只一直的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出,她阴户内还留有那男人的精液,脑海却想看刚才的

  一切和想知关於那神秘男人的一切。

   他已弄不清她想再和他做爱,还是想将他送官治罪。

  

  - 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