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性爱技巧

遐想

.
话说在中国刚成立,没有几年,我老爷的家乡,闹了一场瘟疫。


也就是一九五几年把,我的老爷家住在吉林省叫茂林的一个小镇。


那时候,没有好的医院,只有个赤脚的医生,家里有人病了,也不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所以人的命得不到很好
的保障,我的故事就是从这开始的。


茂林的春天风很大,刮风的时候还夹杂着层沙,走在路上脸都要蒙着块布,当时我的老爷,才15岁。他说,
他们村子里,有个叫二牛的人有二十多岁了,平常总是傻呼呼的,但是心地很好,大家都喜欢他,有人家里有农活,
他都帮人干,忙完了活,就叫他到家里吃饭,你要是给他吃的,他也总是做在别人家的门口吃,一边吃,还一边纱
呼呼的笑着。


镇里有个张寡妇有32、3岁了,她的丈夫被国民军给抓去了,当了半年的兵就战死了,只剩下她和她的女儿,
那年也有16、7吧,她们家里有活都是二牛帮着干的,所以她们对二牛很好,家里有什么吃的,就给他送去。


这年,他们镇上闹瘟疫,张寡妇家里就摊上了,很多家就这么死光了。


当时人死了,就是往山上一扔,捎微埋点土就行了,没有棺材,我听我老爷说,小孩死了,连埋也不埋的。


镇上的人,看见张寡妇家都得了病,就把她们扔到了山上,二牛听到她们死了。就跑到山上去看看她们,到了
地方,看到她们。


当时人们是很迷信的,人扔到了山上是不让去看的,大家都知道二牛和李寡妇家很好,就不让他去看,等到了
晚上,他才上的山。


他看见张寡妇在那里还有些,微弱的呼吸,就把她抱了起来。借着皎洁的月光,他看到,她呼吸的艰难,还有
流露出的痛苦,于是用手帮她顺气,摸着摸着张寡妇的衣服就敞开了。


当时人都很穷的,不象现在还有内衣,张寡妇就穿了一件外衣还是恩扣的,当摸到了她的乳房的时候,张的意
识也快要清醒了,二牛的手由于长年的干活,很粗糙,但是这样的手,给张寡妇是异样的感觉,她和丈夫结婚才半
年,刚刚有了性的认识就被国民军给抓去了,没有了男人,这些年也就这么过来了。


可是今天,她的乳房再受到攻击的时候,那种久违了的春情,又回来了。她好想念这种感觉啊,发出时缓时慢
的呻吟声,慢慢的手也又了力气,把手慢慢的放在了二牛的肩膀上,「啊……,他是多么健壮啊,他是谁?他要做
什么?」


二牛的手还是在继续着,二张寡妇再也受不了,被挑拨起的春情象大海一样的汹涌,在创激着内心的最深处,
她是多么需要一个男人啊,她受不了,她要反击,要得到更多的快感,于是把手渐渐的伸到了他的下身,而二牛是
从来没有被别人摸过的,可是当有一双冰凉的小手,摸到了他的下身处时,一下子就坚挺了起来,她的刚刚摸到了
男人的东西,一下子就变成了小钢炮一样,好大啊,心象燃烧的太阳一样,比自己的男人要大好多啊,我需要这样
的,她的心明明白白知道,自己在渴求着什么。


二牛再这一刻也好象明白了什么,透过月光,二牛清清楚楚看到她的脸由苍白变的红润,她的手在上上下下的
摆动,「我要……我要…………给我………」


牛听到这心里在纳闷,「要什么????她要什么啊?」


她慢慢的爬起了身子,把二牛的身体压到了身下,「我要………给我………快给我………我好养啊………」


在二牛的身上摩擦着,光是摩擦也解决不了她内心的需求,她要,要!!!


慢慢的她找到了,她纪裤子的绳子,把它接开,推到了腿下,把他的坚挺放在自己久违了的海湾,「啊………
…好大啊……………太好了……………我的男人又回来了……………给我………啊…………嗯……………」


二牛还在那里纳闷那:「她这事在做什么,为什么把我的鸡鸡放到她的鸡鸡里?为什么???」不过,这种感
觉好极了。


就在这时,被镇上人扔到山上的女儿也渐渐的醒了,原来她当时只是被过气了,她没有死就被扔到了山上,有
几个好心的村民,不忍她报尸荒野,就给她找了好多的草,用草把她盖起来。可能是发汗的原因,就渐渐醒了过来。


听到了声音,慢慢的把草推开,看到自己的母亲和二牛哥哥在做羞人的事,自己的小小心理就有了变化,原来
男人和女人是这样的,看到自己的母亲,那种是痛是甜是苦是爽的样子,她心里就在想:「我……也可以想妈妈那
样吗……?


看起来妈妈好舒服啊…………!我也要!可是…………?」


二牛和张寡妇还在继续着:「啊…………快点………我要来了………快……给我…………我要……………啊…
……」


女儿慢慢的爬到了他们交和的地方,看到二牛的棍棍在自己母亲的鸡鸡里,进进出出,还有一进一出所带出来
的淫液,不由的看得入了神,听到自己的母亲的呻吟声,自己的心也热了起来,我好想象妈妈一样啊,也要舒服。


「啊…………快…………要来了………啊…………来了…………我到都给你了………」而二牛也发出了人生的
第一次精华。


二牛心想:「我今天怎么和平常尿尿不一样那?我的鸡鸡还一跳一跳的,好奇怪啊??」


张寡妇得到了高潮,也慢慢的睡着了,她的女儿看到妈妈睡着了,胆子就大了起来,爬到了二牛哥哥的身上,
好奇的看着二牛哥哥因为兴奋而波起的鸡鸡,还一跳一跳的,忍不住就把自己的小手放到了鸡鸡上。


「啊……好大啊……好可爱啊……我也要想妈妈一样……要快乐……」用自己的小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慢慢
的坐在二牛的身上,把二牛的鸡鸡也放到了自己的那里,身子慢慢的下沉。


「哦……好大……」可是她是第一次,到了自己的处女膜就觉的痛了,而二牛看到自己平常爱护的妹妹,也需
要就把身子往上一挺。


「啊………好痛……好痛啊………不要动………啊…………」


二牛一看妹妹哭了,就听话的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再想:「她不是需要吗?


怎么哭了???」


张寡妇的女儿也再想:「妈妈刚才很舒服啊……可是我怎么会痛啊?还好痛啊…!」


渐渐痛痛的感觉没有了,随之而来,是涨涨,是养养的,就不由自己的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原来是这样的……啊………好好………好好啊……………哦……好养………给我搔搔………哦……
…对………就是这样……啊………以后我……也要象妈妈一样……也给我………啊………」


张寡妇也在这时醒了,看到自己的女儿,在二牛身上,上上下下的摆动,就想起自己也和二牛发生了同样的关
系,再想想由于自己和女儿有病,被村民给扔到了山上,那在村子里,现在大家不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可是我
现在好象好多了,自己再怎么回村子啊。


看到自己的女儿那个模样自己不是也需要吗?不如和二牛带着自己的女儿走吧,找个不认识我们的地方,一起
生活,那有多好。


「啊………亲哥哥………你好厉害啊…………我要不行了………啊……要尿尿…了………啊………尿了………
啊…………恩……」


张寡妇被自己女儿高潮声打断了思考,看到女儿还带着天真的样子,她终于下了决定。


她把二牛叫了过来:「二牛,你喜欢不喜欢我和妞妞啊?」


二牛:「喜欢!嘿嘿……喜欢……啊……」


「那阿姨到别的地方玩好不好啊?」


「好啊……嘿嘿……好啊……」


「那就好,你把衣服穿上,我去叫妞妞。」


「哦。」


来到女儿的身边,拍拍女儿的肩膀,「闺女,起来了,我们要离快这里要到别的地方去了,快起来……」


「哦,妈妈我们要上那啊?」


「到一个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和二牛一起生活,好不好啊?」


「好啊……妈妈我最喜欢妈妈和二牛哥哥了。」


「那好,快穿衣服,我去弄点吃的,我们就走。」


「哦」


他们搬到了一个不认识他们的地方,过着幸福的生活。


篇外话:其实你们知道有种叫风寒的瘟疫吗?


我想他们可能就是那种病,出了汗就好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