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淫妻小说

让好友看遍我老婆

近来越来越发觉,将老婆的裸照上传到网站分享,已经不能给我更大的剌激感。不是因为没有人响应或者响应
都只是千篇一律,而是看到那些裸照的,都是不认识的人,有时很难想象他们看到老婆的艳照时的反应和表情。我
真的很想看着别人看到我那外表纯情的妻子的艳照时,到底会是怎样的反应,于是我开始策划如何将老婆的裸照给
其中一个最要好的朋友看。

我那个朋友叫阿明,和我从小就认识,而且我老婆更是他读中学时的同学。

我和老婆的结识都是透过他,所以现在让他看看我老婆的艳照,就当作回馈他好了。他都不算条件很差的人,
只是心头高了点,经常都喜欢条件很好的女子,所以到现在还只是单身。

由于老婆的裸照通常都是在家拍,而他不时都会来我家作客,所以很清楚我家里的摆设,所以就算那些相没有
拍到脸,或者在遮了脸部,他一看到照片都应该知道相中人是我老婆。只是怎样才能给他看又不致泄漏?而且到底
他是欣赏,还是会向我老婆说我拿她的裸照四处上传?

我计划了很久,终于有一天当我在MSN见到阿明时,就开始试探他。

「阿明,我刚在网上看到一辑相,那个女子在酒店拍艳照,拍得很美,你要不要看?」我当然真的有这么一辑
相。

「好呀!你传给我吧!」在计算机屏幕中看到阿明这样说。

「档案有点大,我先传几张给你看,看看你喜不喜欢?」打完这段说话后,我就分别上传了六张图片,其中一
张是老婆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在家中床上拍的,老婆跪坐在床上,下身只穿了一条红色薄纱内裤,上身穿一件开胸恤衫,不过恤
衫的钮扣全打开了,衣襟向两边拉开,只刚刚遮着乳尖,白晢的肌肤暴露在两片衣襟间。为免太张扬,这张相没有
拍到脸,而且背景只是一片白墙,但床单的花样和老婆颈上的链我都没有遮掩,好留些蛛丝马迹让阿明发现。

过了一会,看到阿明的回复:「有一张相好像不是同一个人,而且像似在家中拍的。」「是吗?难道我传错了?
让我看看。」我假装翻看记录,一会之后才对阿明说:「是有一张传错,你删除它就可以了。那个在酒店拍的相片
你喜欢吗?若你喜欢那我传给你。不过有三十多张图,会有点久。」「好喔!那个拍得很美,你就传给我吧!」阿
明说。

过了一会,当所有相片传给阿明后,他都再没有再提老婆那张相片。为了引起他的主意,我故意说:「那些图
看了吗?那个女的身材真的很美,而且照片都拍得很有美感。」「正在看,真的很正点!」阿明说。

「那刚才传错的照片删除了吗?」若这样阿明都没有留意那张相有问题,那他就没有褔份看到老婆更多艳照了。

「那张相还未删除,而且那张相都拍得不错。」阿明说我还来不及回应,又见到屏幕打出:「那张相是否有什
么问题,为什么你这么强调要张照片删除?」「没有什么特别,那只是其中一个网友的老婆的相片,不小心外流给
你不太好,所以才叫你删除。」我说。

「真的吗?人妻的艳照,哪还有没有多一些?」阿明说。

哈哈,看来阿明都是一个大色鬼。我说:「有是有,但那不能外流。」「不要紧吧!我不说,你不说,不会有
人知。那今个周未我来你家看,那就不会外流。」阿明说。

「这不大好吧,我答应了那人只是留给自己看。」我说。

「若你不给我看,那我向阿欣(我老婆)说你的计算机有别人妻子的照片。」阿明居然要挟我起来。

「那好吧!但是我只有这一辑相,你看了要替我保受秘密,而且不能拿走相片。」我假装被要挟。

因为经过长期调教,老婆其实早答应我张她的裸照上传到其中一个网站和人分享,她不单有看网友的响应,有
时更应网友的要求拍下网友们想看的照片。而她当然更和我一起欣赏其它人的艳照,所以我又怎会怕阿明的要挟。

到星期六下午,当老婆和她的朋友们逛街时,我就约了阿明上来。他一进来看到阿欣不在,就到我书房,说要
看那辑照片。

在阿明到来前,我其实已经将其它照片藏起来,只把上次那辑老婆穿着恤衫和红色薄纱内裤的相片放在计算机
中。而且特别在厅中放了一张我和老婆的合照,相中的老婆就是戴着那辑艳照中的项链,我更把在那辑照片的红色
薄纱内裤放在洗手间的洗衣篮内,希望阿明可以从这些蛛丝马迹看出相中人是我老婆。

那一辑照片有十多张,由老婆穿着恤衫和内裤开始拍,一路拍她解开衣襟,除下内裤,直到光脱脱躺在床上。
不过所有照片都没有看到乳头和阴户,因为我不想阿明第一次就看到老婆所有部位,要留一点神秘感,使他印象更
深刻。

我站在阿明身旁一看着他一张一张的欣赏每一张相片,尤其是越后,老婆脱得越多的照片,他就越看得久和仔
细。

看到屏幕中的老婆,就好像在我和阿明面前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就连我这个看过老婆的身体千百遍的人,
小弟弟都禁不住举起来了。何况是第一次欣赏我老婆的阿明?我已经看到他的裤裆胀得高高的,而且更开始用手隔
着裤子按压自己的小弟弟。

「明哥,这辑相是很正点,但你可否忍一忍,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打手枪哦!」我说。

「对不起,但我第一次看到别人妻子的艳照,还要是这么美的人妻!我一想到她平时是个贤淑的妻子,但现在
在我面前将一件件衣服脱下就让我兴奋死了,跟本不能忍着不打手枪。放心,我不会弄污你的地方。」阿明一直看
着屏幕说,说罢还有恃无恐地伸手进裤内打起手枪来。

我本想转身到洗手间拿纸巾给他,但细心一想,一会他到洗手间清洗时,才有机会看到老婆的内裤,于是我只
好留下来。

我终于看到别人看到老婆的艳照时的表情了,而且这个人更是我和老婆的好友。那种剌激感与在纲上放照片给
陌生人看,真的有很大分别。不知不觉,我都把手伸进裤裆和阿明一起打起手枪来。

我边看着相片和阿明的表情,边幻想着老婆正躺在我们面前,三数下套弄之后,我的小弟弟已经胀到有点发痛。
亦因为这样,我很快就缴械了……我在洗手间清洗完,再将老婆的内裤放得当眼一点后就出来,那时阿明已经在洗
手间门外等侯了。我坐在客厅等着,很想让阿明发现相中人是我老婆,但又担心他知道后有何反应。像等了一个世
纪那么久的时间,终于听到阿明从洗手间出来。

我怕我的表情会露出马脚,于是坐在沙发,背着在我身后的阿明说:「你有没有清洁干净?我不要替你抹精液!」
「那当然有!我想看那辑相多一遍,可以吗?」阿明说。

「刚刚才看完,还打了手枪,你还要看多遍?」我说。

「是哦,看一看就行了。」「那快一点,阿欣快回来了。不要再打手枪呀!」我向着已经走进书房的阿明说。

阿明一转入书房,我就跑到洗手间门前,看到放在洗衣篮那条内裤已经不见了,看来阿明开始有点怀疑了。

我坐回沙发上,不消一会看到阿明从书房伸出头对我说:「阿志,还有没有别的相片?」「没有啊!那人只给
了我这些。」我说。

「阿欣真的没有拍别的吗?」阿明说「没有,都说阿欣只有这辑……」我还未说完,阿明已经插口说:「哦!
阿欣只有这辑相吗?原来那人真的是阿欣!」我当时真的不懂反应,细心一想,才知自己刚才中了阿明的圈套。冷
静下来后,我说:「不是,不是,那人不是阿欣,只是你突然说阿欣的名字,我才跟着你说。」「那为什么这条在
洗手间找到的内裤,和相中那人的一模一样?」阿明拿出阿欣的内裤说。

「那……那……我看完那辑,见那条内裤很美,才买给阿欣的。」我一早已想过阿明会这样问,于是用颤颤惊
惊的口吻背出早已想好的台词。

「不要不承认了,那人就是阿欣,若你不认,我问阿欣有没有拍这些相片好了。」阿明说。

「不要,不要。那个……那个……是……阿欣,上次不小心错误传了相片给你,你……不要向她说。」我装作
惊惶的说,但其实心里乐透了。

「我不说也可以,但还有没有别的呢?」阿明居然要挟我起来。

「真的没有了。那次是我第一次拍,早几天才整理相片,还不小心误传了给你。你记得不要对阿欣说。」我很
辛苦才忍着笑说出来。
阿明低头想了一会,好像我之前所估计的说:「那你拷贝多一份这些相片给我,我就不对阿欣说。」「那当然
不行,你现在已经要挟我起来了,若给你拿了相片在手,我怎知你会如何要挟我们?若你要说,就向我老婆说好了,
最多当少了这个朋友。而且那些相片都没有露出最重要的部位,老婆虽然会生气,但我想都不是一件严重到不能原
谅的事。」幸好我一早想好了怎样说,否则可能真的就范。

「对不起,是我一时想歪了。」阿明一脸内疚的样子。

「算了吧,始终是我的不是,不小心给你看到那些照片。你记得替我保守秘密,否则阿欣一定不会再让我拍。」
我说。

「你还打算再拍吗?」阿明问道。

「那当然啦!这些照片不在年青时拍,难道到人老了才拍吗?」我理直气壮地说。

「你就好,可以天天看到阿欣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又可拍到这么美的照片,若我有女朋友就好了。」「其实你
条件不错,只是你心头太高,所以才觉得个个女孩子都不好。天下间哪有人十全十美的人?快些找个女朋友,就可
以好像我一样了。哈哈……」「唉!希望真的快些找到女朋友,我都想象你拍一些这些照片。」阿明说。

「那到时我们就可以一起交流了。你刚才看了我老婆的相,我都要看回你女友的照片。」和阿明说了这么久,
终于给我等到这个机会,自自然然地说出我想说的。

阿明愕然地望着我,我就继续说:「你不会打算不让我看吧?阿欣的艳照你都看过了。不过若你女友不肯让你
拍,我都不会迫你的。」阿明低头想了一会,说:「好,那只是看看而已,而且我都不知何时才有女友。」「那你
要努力了,若你有相片,我再拿阿欣的照片交换看,这样你才有动力去结识女朋友。」「你这样说,害我又想看那
辑照片了,一想到那是阿欣,我的小弟弟又胀起来了。」阿明未等我响应,已经再走入书房了。

那天阿明在两个小时足足打了三次手枪,后来还将老婆那条内裤套在小弟弟上打手枪。最后要我说推说老婆快
回来了,才能赶他离开。

阿明离开后不久,老婆就回来了。我正在书房看着刚才展示给阿明的相片。

老婆走进书房,向我说:「你整天看着这些照片,不会厌吗?」「当然不会,老婆你真是百看不厌。那些网友
都是这样说。他们不单说你百看不厌,更是百干不厌。」老婆打了我一下说:「我都不知为何当初答应让你把照片
放在网上,弄得我好像淫妇一样。」「不会是淫妇,你只是艳妇而已……」我边说边跳起来,紧紧抱着老婆了。

我双手紧抱着小蛮腰,口已经吻在老婆的小嘴上。当她挣扎变小后,我双手从下伸进她的T恤内,隔着胸罩抓
着老婆的乳房。老婆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乳型是我最喜爱的吊钟型,而且很有弹性,摸起来真的很舒服。

搓了一会后,我就将老婆的乳罩向上推去,直接抓着两团滑滑的肉球。感受到那两颗小乳头在我的掌心中慢慢
变硬。

当看老婆由挣扎变成配合后,我将她上身的衣服脱下,从后抱着她,双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我很喜欢用这个
姿势把玩老婆的乳房,因为可以从高处欣赏着自己双手怎样搓弄将双坚挺的乳房。一时将那双乳房向中间挤去,弄
出一条又深又长的乳沟;一时又拉动那两颗小乳头,将乳房拉得左摇右摆。

老婆双手伸向后绕着我的颈子,整个身体依傍在我身上。我空出一手转攻老婆的下身,先把她的裤子解开,让
它沿着两条滑滑的腿掉在地上,露出一双雪白的长腿,和长腿跟部那条紫色的通花内裤。我的手伸进那条薄薄的小
裤裤,轻轻拨动内里那一片草丛。几颗指头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就再向草丛下方移去。

指尖碰到一颗小肉芽的时侯,不知是兴奋还是干涩而带来痛楚,老婆在我怀内轻颤了一下。我按着那颗小肉芽
轻轻打转,因我知道只要这样弄一会后,老婆的小蜜穴很快就会淫水泛滥。

我的手指伸向阴户口,那里果然已经充满淫水,我真的很想就这样将手指滑进阴道内,不过我想先吊一吊老婆
的胃口,所以我用中指在阴户和肉芽间不断前后磨擦。兴奋的老婆更主动将右脚抬高放在计算机前的椅子上,好让
我可以更轻易碰到阴户深处。

老婆搂着我颈项的手一早已经放开,她一手抓着那个在空中荡漾的乳房,一手就伸进我的裤裆中,上下套弄着
我的肉棒。我放开抓着她乳房的手,替自己脱去裤子,好让迫得有点发痛的肉棒可以有更多空间。而且更可让老婆
的手在毫无阻隔的情况下快速套弄着我的宝贝。

「老公,快点进来吧!」老婆已经主动把内裤拨到一旁,露出她那个湿湿的阴户。

刚才看着阿明欣赏着老婆的裸照,看着他双眼发光似的盯着屏幕,而且还当场打手枪。虽然我都实时打了一炮,
但现在仍然很兴奋,所以平常爱吊吊老婆胃口的我,今天就很听话地提枪从后插进老婆的小穴。

我从后看到老婆双手按着桌子,被我一下一下推向桌子上的计算机屏幕,看到她被我干得头发乱飞,突然想到
将老婆的艳照播放出来,于是我空出抓着她腰肢的手,调教计算机将照片播出来。

「老婆,抬头看看你自己的照片。网友们日日夜夜就是看着你这些照片。」我说。

老婆只是抬头看着照片,并没有响应我,于是我继续说:「就是这一张,A兄看后说要来舔你那又红又湿的小
穴哦!你要他来舔你吗?」「不要,我只要老公舔。」「不要吗?可你现在的小穴夹得我紧紧的,是否正在想着被
别的男人舔着小穴?」「不是……不是……快点……老公……快点……」「若你不承认,我只好慢慢来,让你多些
时间想清楚。」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加大了前后摆动的幅度。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我这样干她,因她说这样会
很吊胃口。

「你……又这样,呀……当初不应……向你说。难受死了,不要再这样……快点给我……」「那你快点说要哪
一个去舔你的小穴?」「你说……哪一个……就哪一个……」「就叫你的好友阿明来舔你的小穴,然后用他的小弟
弟来干你。」我说。

「好……喔!阿明……来干我喔!还要他……大力……力一点。」老婆说。

其实我们都不是第一次把身边的朋友当作性幻想对象,所以老婆都肯配合着。

我装成阿明惯常的口吻说:「阿欣,读书时我已经很想干你了,想不到现在真的被我干到。」「我……都等了
……很久……快来……快来干……我……啊!」我们就这样边说着淫话,边站在书房做爱。大约十分钟后,我把精
液全射进老婆的阴道内,然后两人软软的躺在地上休息。

老婆先进厕所清洗,但她一进洗手间,就听到她的叫声:「老公……你又用我的内裤打手枪吗?肮脏死了!」
「没有哦!」我装出一副傻脸说。

「那为什么我的内裤全弄湿了?而且又放在洗手盆旁。分明是你弄污后用水洗了。」我走到洗手间门前,看着
老婆一手高举着内裤向我说。

我低头装作沉思一会,然后对老婆说:「真的不是我。但为何内裤会湿了,难道……」「难道,难道什么?我
早说了不要再拿我的内裤去打手枪!」老婆叉着腰对我说。

我抬起头一脸疑惑的说:「你肯定那条内裤没有湿,而且放在洗衣篮吗?」「我今早才换出来放在洗衣篮中的,
怎会记错?」老婆说。

我正视着老婆,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果然老婆疑惑起来,说:「不是有什么问题吧?你的表情怪怪的。」
「我……算吧,应该不是的。」我说。

「什么算吧?快点说。」「没有什么,我想不是的。」我续说,但心中开始有点紧张。

「快说!什么事?」「刚才……刚才阿明上来帮忙修计算机,因为之前计算机不能上网。临离开前躲在洗手间
十多分钟。会不会是……」我说。

「不会吧?有时阿明来时我都忘了收起内衣裤,但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老婆口虽这样说,但我听得
出她都有点怀疑了。

「唔……哎呀!」我冲进书房的计算机前,跟着说:「老婆,原来是这样!」「什么事?」老婆跟着我进书房,
很紧张的说。

「刚才我叫阿明到来修计算机,但忘了在桌面有个数据夹写着「阿欣自拍」。
我想他是看过里面的照片了。幸好大部份相片之前已经加密处理,而且移去别处了,这里的十多张照片都没有
露出重要部位。」我看到老婆的一脸苍白呆望着我,一会后才懂骂我:「羞死了,你叫我以后怎样见人?你……你
这么不小心,我……我……」「对不起,我一向都很小心,只是这辑还未处理。不过那些相中,你都只是摆一些性
感点的姿势,又没有露出重要的部位,就当穿着泳衣好了。」我说。

我看到老婆的脸开始泛红着说:「当然不一样了,那些姿势这么……这么淫荡。这……这次被你害死了!」跟
着一整个下午老婆都闷闷不乐,看了一会电视就躲在房中睡觉,但睡了一会又走出客厅看杂志。总之坐又不是,站
又不是。

其实老婆都已经答应我将照片上传给网友看,我还以为她知道她的艳照被阿明看到后只会觉得尴尬,但想不到
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老婆,看到你这样坐立不安,不如我致电给阿明打探一下他有没有看过好吗?」我说。

「不要哦!我……」「就让我打探一下,若他没有看过那你就不用白担心。」我说。

「但……若他看过了,那怎么办?」「若他看了都没有什么问题。那些照只是性感一点,这些照片在网上都经
常看到。而且他只看过,又没有拿走,很快他就忘了。问清楚总比日猜夜猜好。」我一边拿起电话,一边说。

心里慌乱的老婆跟本分辨不了我只是说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没有阻止我拨电话。

阿明很快就接了电话:「喂!阿明。」「哈啰!阿伟。找我有什么事吗?」「没有,只是想谢谢你今天帮我修
理计算机。」我说。

「你说什么?我哪有帮你修计算机?我要谢谢你让我看到阿欣的照片才是。」「但今天你好像要弄很久才把计
算机弄好,不像平时哦!」我说。

「啊?你今天发生什么事?说话怪怪的。」阿明说「没有,没有,只是问问而已。」我说。

「若没有事,那我要挂线。」「好,没有问题。」我说。

阿明挂线后,我继续对着电话筒说:「是吗?那辑相是在网上找到的?」老婆听到我这样说,双手紧紧的抓着
我,将耳朵靠过来。

我怕被老婆听到对方早已挂线,于是把头向另一边靠,继续说:「当然是真的。」「怎会呢?那个怎会是阿欣?」
我说。老婆听到这里,已经掩面走进睡房。

我在客厅装作继续讲电话,约十分钟后才「挂线」。

我进入睡房,看到老婆抱着枕头坐在床上呆呆出神,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

「老婆。」我轻轻拍一拍她的肩说。

老婆抬头看我说:「他……他真的看了吗?」我点一点头说:「我极力说那是别人,但他认出了你的内裤和项
链,而且背景都认出了。不过我没有亲口承认,只叫他保守秘密,连对你也不可提起。」「那他还说了什么?」老
婆说「刚才心都乱了,都忘了他说什么。只记得他说夫妇间拍这些清凉照都很平常,他都说他不应看这些照片,还
向我说对不起,只是当他知道是你的照片时,忍不住看了。到后来他都是说一些赞美你的话,他说你的乳型很美,
腿又长、皮肤又白又滑;又说若知道你可以这样骚,就不会介绍给我了。」「是吗?」老婆低着头说。

「最后……最后他还说,可惜没有看到你的重要部位,说很想看一看你的乳头。他说你那两颗小乳头一定是很
美的粉红色,而且很想看看那湿湿的小蜜穴。

若下次再拍,记得叫他一起看。」我特别说得色一点,希望燃起老婆的性欲。

老婆轻轻打了我一下:「你们这些男人都是这么坏,一整天就想着看人家的身体。下次他再提起,叫他自己找
个女友看。我是你老婆,怎可以给他看?唉!

以后看到他多尴尬!」「今晚不要多想,早点睡吧,过一阵子让大家淡忘吧!」说罢我拥着老婆进入被窝。

我躺在床上,不断想着今天的事,又想如何可以继续调教老婆,让她自愿给阿明看她的艳照。就这样躺在床上
左思右想了两个多小时都未能入睡。

平常很少在夜间起来的老婆,突然起来摸黑到洗手间。开始时我还以为她在睡前喝得太多水了,但过了十分钟
仍未见她回来。于是我起来走向洗手间,看到门只是虚掩。

再走近正想开口时,突然听到老婆轻叫:「不要这样看我。」老婆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她碰到鬼怪,或者有贼
入屋?

一头雾水的我从门隙中看进去,从洗手台的镜中看到光脱脱的老婆坐在厕板上,左手抓着乳房,右手中指就已
经在阴道中进出,淫水多得连小穴附近的毛都湿了。很久没有看过老婆自慰了,而且今次是偷看,可以看到真真正
正的自慰。

我看到老婆仰着头、闭着双目,抓着乳房的手不断搓弄,挤压乳球,但有时都会用食指和姆指把玩那小乳头;
阴道中的手指抽插得时快时慢,看来并不急于立即得到高潮。

「不要再看这些相片了,多羞人。」老婆自言自语着,看来她正幻想着给人看到她的艳照。

「不要啊!看相片还不够,还要来解开我的衣服……不要再脱了……不要脱我的胸罩……啊……你很坏……」
我看见老婆用手指捻弄着乳头说:「不要吸了,很痒……很痒哦……噢!你的手指……弄死人家了……」看到这样
的情景,听着老婆的淫话,我早已脱下裤子在套弄着小弟弟了。

「不要再弄了,快……快给我。这么羞人,我怎可说出口?」想不到老婆幻想得这么入戏,连调戏的部份都有。

「不要再在这里磨了,我受不了,快来……我……我要你的……大阳具插进我的小穴。啊!是这样了。」老婆
一边说,一边将手指抽出阴道,然后狠狠地插到最深处。

「啊……呀……好舒服……快……」老婆呻吟着。

我快速地套弄着小弟弟,而老婆就疯狂地用手指抽插着蜜穴。一时间,我们两人好像在比赛何人先到高潮。

「我……快泄……快泄了……阿明……再快点……」我突然听到阿明的名字。虽然我知道老婆平时都有幻想看
让阿明干,但都是我们两人做爱时来调情的。此刻听到老婆在自慰时叫出阿明的名字,感觉始终有点怪怪的。

当我在左思右想时时,老婆已经到达高潮了:「呀……阿明……我要……要泄了……啊……」看着老婆的手从
阴道中退出来,双手垂在两边,软软的依傍在厕板上,脸上泛着红晕,而且一脸欢愉,心里莫名其妙地涌出一点醋
意。我不顾一切推开洗手间的门,握着仍高高挺起的阳具往老婆的小穴插进去。

「啊!很痛呀!」一脸错愕的老婆大叫一声:「你干什么?」「刚才不是嚷着要人来干你吗?」我说。

「那……呀……很深……」老婆嚷着。

我不知自己是介意还是兴奋于老婆在自慰时都想着阿明,只知这一刻我只想狠狠地干老婆一顿。在我尽情抽送
下,很快我就在老婆体内射精了。

我把小弟弟退出来,站在老婆面前看着她。呆呆的看着她软软的躺在厕板上喘着气。接着我开口说:「刚才你
是否想着阿明来自慰?」老婆可能意识到有点怪怪的,所以坐起来抬头对我说:「刚才……是。不过那是因为我知
道他看过我的艳照后,我……我整晚都想着这件事。接着还……」「接着怎样?」我追问她。

「后来越想,下面就越热越湿,所以禁不住……」老婆说。

我低头看着她,一时不知怎样响应。因为她会这样都是因为我弄出来的,其实这时我应该因调教成功而高兴,
但又有点担心。始终这一次不是陌生人,而且老婆还可以直接联络到阿明。

「你都倦了,不如先睡,明天再说吧!」我说。

「老公……你……你怪我吗?」老婆拉着我的手说。

「没有,只是今天好像发生很多事,要静下来整理一下。不要胡思乱想,现在夜了,早点睡吧!」我说。

当晚我整夜都睡得不好,天一亮我就起来了。

我坐在床上看着熟睡在身旁的老婆,想着到底我应该要继续下去,还是要停下这些玩意?我有犹豫,是否因为
我不信任自己的老婆?就这样我呆坐在床上大半个小时。

「唔……老公……」老婆突然说着梦话,让我如梦初醒。

我应该要信任自己的老婆的!当初老婆让我拍艳照,让我将她的相片放在网上,不是因为她信任我吗?现在她
只是找个相识的人作性幻想对象,我就怀疑起来,不是太对不起她吗?其实这都是为了增加情趣而已。

想通后整个人豁然开朗起来,并开始细想如何试探老婆的底线。

不久后,老婆醒来,看到我正在望着她,就羞涩的转身躲在被内。我从后紧紧抱着她,说:「昨晚开心吗?」
老婆没有答我,我只好续说:「早上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又说很尴尬。

怎知到晚上就浪起来了。」老婆转过身来打了我一下说:「都是你不好,还要取笑我。」「既然你不介意,不
如就再拿一些给阿明看,让他每晚都想着你打手枪。哈哈……」「你找死!我哪有说不介意阿明看?总之以后不许。」
老婆说。

老婆虽然这么说,但我知道她已经慢慢改变中。接着两个星期,我经常嚷着要拍一辑新照片给阿明看,老婆当
然老是推让,直到昨天,她终于给我拍了一辑新照片。

今天我就买了台新的打印机将相片印出来放在相薄,然后拿给老婆看。

「你干嘛将那些照片都印出来?」老婆边欣赏着自己的照片,边说。

「当然是要拿给阿明看。」我说。

「这张这么羞人,怎可以拿给……」我打断老婆的话:「那么其它照片都可以拿给阿明看啰?」「那……我不
是这个意思,你快把照片藏好。」老婆说。

「老婆,不要再装了,昨晚我知道你又躲在洗手间自慰。是不是想着阿明看到你这辑新照片?」我看见老婆一
脸愕然的看着我。

我见她没有回应,就跟着说道:「你想不想见到阿明看着你这些照片时的样子?我敢保证你看后一定兴奋死了。」
「我……」老婆说「不要说了,让我安排一下。」************今天是我约阿明来我家看老婆艳照的
大日子,之前我一直都有向老婆报告状况,并详细说出我的计划,不过她一直都不置可否,只是默默听着。

她今天一早就起床,整个早上都有点坐立不安,有时我知她有话想向我说,但我特别弄得忙一点,不让她有机
会。

「叮当……叮当……」门铃响起来我走到大门开门,而老婆惊惶地躲在厨房内。

「阿伟,很久没见。有新照片吗?」阿明一进门就大声说,躲在厨房的老婆当然听得见。

「轻声点,阿欣还在家。」我说。

「她今天不是要外出吗?那……那不是没有得看吗?」阿明失望地说。

「她的约会取消了,但当然有照片可以看,先坐下来。」我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老婆,阿明来了,弄点小
吃、饮料出来可以吗?」「哦……」阿欣在厨房回应。

我和阿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了一会阿欣在厨房出来,放下小点后就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我们家的沙发是L
字型,我和阿明就坐在长一些,对着电视的一边,而阿欣就坐在另一边,即是我们现在是望着阿欣的侧身。

我们寒暄了一会,我就从身后拿出那本相簿,向阿明说:「我早一阵子到郊外拍了些风景照,要看吗?」「风
景照?」阿明疑惑的望着我说:「没有兴趣。」「看一看,真的拍得很美。」我强行将相薄塞入阿明手中。

阿明迫于无奈只好打开来看。当看到第一张照片就是阿欣时,他立即举起相薄不让阿欣看到,并望着我露出惊
喜的样子。

我向阿明示意不要开口,跟着对老婆说:「老婆,我冲印多了一份,你要不要看?」「我没有兴趣,我看电视
好了。」阿欣说后就侧头看着电视,这样我们干什么她都不会看到。当然这是我和阿欣早安排好了。

阿明看着第一张相禁不住问:「一样的?」虽然阿明为了不让阿欣知道我们说什么而只说了三个字,但我当然
明白他的意思,说:「是哦!是一样,特别这样拍的。」但为什么阿明会这么问?因为老婆在相片中的衣着就同今
天的一样,都是穿了件白色长袖恤衫,下身就是一条灰色及膝裙,坐在现在她坐的位置,而我那天亦是坐在阿明的
位置拍。那即是阿明看着相中的老婆和现实的老婆是一模一样。

阿明翻到下一张相,那一张相片中,老婆的姿势和上一张一模一样,只是上衣脱去了,露出雪白的肌肤和深粉
红色的乳罩。

再翻到下一张,此时相中的老婆连裙子都脱去了,只穿了套深粉红色的内衣坐在沙发上。现在我们抬头就看到
穿着整齐衣服的阿欣,但相簿中就看到同一个坐姿,但只穿着内衣的老婆。阿明现在兴奋否我就不清楚,但我这个
看了这辑相几次的人,就已经兴奋起来了。

「阿明,今次的照片是否拍得很美?」我问阿明。

「那……那简直是极品!这样的照片都能给你拍到。」阿明说。

我看到阿欣的面颊开始泛红,不过,沉醉在老婆的艳照中的阿明当然没有察觉。

「快翻到第四张,这一样更美。」我对着阿明说。但其实我是说给老婆听,让她知道我们看到那一张。

老婆此时的面更红,因为这一张相,老婆连乳罩都脱下来,露出那双粉粉的乳头,这亦时阿明第一次看到老婆
整个乳房。至于阿明,他都开始有点坐不安,不知是否下身胀到有点痛?

再翻到下一张,此时相中的老婆改变坐姿,正面向着我们。所以我们可以看清楚两个雪白的乳球。

「第五张相是否更靓?我最爱这两点小水点。」我指着老婆的乳头说。

「是哦,这两颗小水点看来晶莹剔透,喝下肚一定很美味。」阿明看来都很享受这种偷偷看的快感,还配合着
我对老婆的身体品评起来。

虽然我们说得不清不楚,但老婆又怎会不知我们在说什么?这正正就是我想要的,让好友看老婆的艳照,但都
让老婆享受被人看的快感,而且更在她面前对她的身体评头品足起来。

接下来的照片都是老婆在沙发上摆出各式各样的性感姿势,有时用两手抓着双乳,有时就伸手进内裤中。虽然
只是六、七张相,而且阿欣始终都没有脱下内裤,但都看到我们热血沸腾起来。若果不是阿欣在场,我估计阿明一
早拿出小弟弟来打手枪了。

当然我不时都引导阿明对相片品评一下,好让阿欣都可以投入我们。我看见她不时改变坐姿,又把双腿夹得紧
紧的,她此时下身定必已经淫水泛滥了。

到倒数第四张,角度是从上向下拍我双腿。在相中我是坐在沙发上,而阿欣就跪在地上,俏丽的脸儿就在我双
腿间向上望着镜头。

阿明看后一面疑惑地望着我,「你等一会。」我装作不让阿欣听见,轻声对阿明说。跟着我将茶倒在地上,说
:「哎呀!对不起,阿明,有没有弄污你的衣服?」「没有,没有。」阿明说。

「老婆,快帮忙抹地。」老婆此时已经转过头来,一脸惊讶的样子。其实她装得不太像,不过被老婆的身体迷
住的阿明又怎会发现?

老婆依计划拿起抹布抹去地上的茶,阿明则举起手上的相薄,低头看着我老婆边抹地,边爬向他。当阿欣爬到
阿明双腿前,阿欣抬头对阿明说:「可否让一让?」阿明听后本想站起来,但我立即对他说:「不用站起来。」他
先是呆一呆,然后就想到我的用意,于是他没有离开,只张双腿张开让阿欣向前爬。现在的情景就和相片一模一样
了。

阿欣说了声谢谢就再低头干活,阿明就立即翻到下一张相。相中的阿欣此时已经从裤中抓出我的小弟弟,并伸
出舌头舔着我的龟头。跟着的一张就是阿欣将我整根肉棒含在嘴里,而最后那张照片当然是我将精液全射在老婆面
上。

「最后那一张是否最精彩?」我问阿明。

阿明还没有回答,阿欣就抬起头扁着嘴说:「你弄到一地都是,不单不帮我忙,反而还在看照片。有什么好看?」
阿明没有作声,只是他低头呆呆的看着阿欣,良久都没有反应。阿欣被他看到有点不好意思,就站起来说:「阿明,
干什么呆呆看着我?」然后就拿起掉在地上的杯子走进厕房。

被阿欣这么一说,阿明才回过神来,当看到阿欣走进厨房之后,就向我说:

「刚才我看着阿欣的脸,就好像看到我的精液溅在她脸上,实在太美妙了!我可否借洗手间一用?」「当然不
行,你要打手抢就回家好了。我刚才都看到欲火高涨,我要去找阿欣出出火。」我边说边推阿明离开。

「你怎可以这样?我怎能忍到回家……」阿明抗议着说。但我当然没有理会阿明的抗议。

一关上大门,阿欣已经从厨房里走出来,抱着我吻起来了。我们一边接吻一边走到向沙发,当我将老婆推在沙
发上时,她已经被我脱到一丝不挂。我脱下裤子,打开老婆双腿,已经看到她下身的阴毛湿作一团团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当然立即将已经胀到硬梆梆的阴茎顶在老婆的阴道口。本来打算把龟头弄得湿一点才攻占进
去,但稍稍用力,小弟弟就已经滑进阴道了。

「唔……老公,很舒服……」我都还未开始动,老婆已经舒服得叫出来了。

我调整好姿势,跟着慢慢抽动起来。

「呀……快点……我很想要……刚才忍……忍得……很辛苦……」老婆呻吟着。

「是吗?刚才剌激吗?我看到阿明的裤裆胀得多厉害!」我说。

「剌……剌……哦……很兴奋……呀……不……呀……」老婆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你说什么?我干!」我边说
边狠狠地将小弟弟插到老婆的最深处。

「哎……我要死……来……再来……呀……」老婆今天非常主动,除了大声淫叫外,还主动夹紧阴道,真的爽
死我了!

现在我们两人沉醉在肉体带来的快感之中,我们没有变换姿势,只是用最原始的男上女下,我们只是单调地重
复着一模一样的抽插动作。可是每一下抽插就好像将一个单位的快感从阴茎注进体内,而且很快就多得连身体都装
不下了。到最后,我将阴茎插进老婆的最深处,而精液亦在同时间注进老婆的体内。

我们两人相拥躺在沙发上,让慢慢变软了的阴茎泡在老婆那又暖又湿的阴道内。跟着忍不住问:「刚才被阿明
看着自己的裸照时,有什么感觉?」老婆与我对望一眼,跟着低头说:「只觉得很害羞。」「真的只有害羞吗?但
为何刚才阿明一离开,你就从厨房跑出来抱着我?」我微笑着说。

「那……那当然会有点兴奋。」看到老婆的脸开始泛红,一副惹人怜爱的表情。

「真的只有一点吗?我看你刚才定是想叫阿明当场和你干一炮哦!」「没有,我没有这样说。」老婆辩护着说
「没有这样说,那即是有想了?」我取笑着老婆。

「我不跟你说了,你尽是欺负我。」「不如打电话给阿明,看他在干什么。」我转换话题。

老婆没有作声,只是一脸犹豫的样子。我见状立即拿起电话,良久阿明才接电话:「喂!伟哥,什么事?」「
想问你刚才觉得怎么样?」我说。

「当然是兴奋死了!现在我正躲在你家楼下的公共厕所里打手枪。一会再说吧!」我开着电话的免提功能,好
让老婆听到阿明的话,而且老婆听后,脸儿即时红得像苹果一样。

「等一会再打手枪吧,先具体一些说给我听你刚才觉得怎么样,若果说得动听,或者我可以找些东西奖励你。」
我说。

「啊?有奖品?那一定要讲了。反正都已经被你打断了,一会儿又要从头来过。」阿明续说:「刚才被第一次
看到阿欣的裸照精彩多了,而且阿欣还活生生坐在自己面前。料不到你会想到这个点子。」「那我老婆美吗?」我
看见老婆很细心在听,而且一脸羞愧的样子。

「当然美啦!因为认识了这么久,所以没有留意。原来她身材这么好,那双乳房大小适中,又是我最爱的吊钟
型。但最诱惑人的是那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放在雪白的乳房上。有几次我真的想走上前扒开阿欣的衣服吻下去…
…」阿明足足讲了五分钟,将老婆身体每一部份都品评一下,而且还强烈地表达出他对老婆的身体的迷恋。

「够了,够了,你不说,我都不知我老婆原来有这么好。见你这样卖力,我将我们夫妇做爱时的录音播给你听,
助你打手枪。」我打断了阿明的话。

「真的吗?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招。」阿明欣喜地说。而阿欣就一睑茫然和惊愕的望着我。

我靠近老婆的耳边说:「我没有录音,但你现在叫还不是一样?」「不行,我不要做这么淫荡的事。」老婆轻
声说。

「现在还说这些?阿明连你的身体都看过了,又对你有这么高的评价,你不会连叫几声给他听都吝啬吧?」我
边说,边伸手到阿欣的下身去剌激她那还湿润的小穴。

老婆没有阻止我的手,任由我的手在她下身游走,不消一会,已经弄得她娇喘连连。可是她始终咬着嘴唇,不
肯发出声音。

「喂!阿伟,你在吗?你在播着录音吗?怎么没有声音?」阿明有点不耐烦说。

「我在,前戏当然是静一点,要尝好事当然要有耐性一点。」我见老婆总是咬着唇不肯吟叫,所以只好忍着她
下身传来那一股精液的腥臭味,伸出舌头去舔弄她的阴蒂。

「啊……」在我的舌头触碰到老婆的阴蒂时,她终于叫出第一声了。

「啊……很舒服……老公……啊……不要……不要……弄那里……」不知是否叫第一声特别难为情,还是替老
婆口交实在让她太兴奋了,她叫了第一声后,就开始在电话筒旁发出诱人的呻呤声。

至于电话的另一边,亦开始传出沉重的呼吸声。

「呀……老公……我……快来……我要……你的大肉棒……快来插我……我的……小穴……又热……又空空…
…很……难受……快……来……」平时很少会说得这样露骨老婆,今天居然这样大胆地淫叫起来。

我不知她是真的想要,还是只是说给阿明听,但刚来完一发的我暂时都硬不起来,只好用手指代劳。我一边用
口吸吮着她的阴核,一边用手指在她的阴道中左穿右插,弄得她乐透了,淫叫声就越来越大,说话当然亦越来越露
骨。

「啊……呀……到了……呀……」老婆大叫几声后就泄身了,整个人软软的躺在沙发上。

「喂!阿明你在吗?」我拿起听筒说。

阿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说了,先挂线,我现在弄到一裤子都是,都不知怎样办。」「哈……哈……」听
到阿明这样说,我忍不住望着老婆大笑起来。至于软弱无力的老婆,就只能将双手遮掩着羞涩的脸儿。